犀浦县与蜀中别的县城的情况也差不了多少,平时也仅有一百多衙役,勉强还是够用的,这次为了保护修路物资,临时增加了五十多衙役,在所有的衙役之中,除了二十名领朝廷俸禄的衙役,剩下的都是临时征召的劳役,但劳役是轮流做的。

虽然表面上,整个县城只有一百多名衙役,但要是把曾经做过衙役劳役的老百姓全部集中在一起,那也是不小的数量,临时征召曾经有过衙役经验的二百百姓,这个对于县令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如此一来,县城的衙役数量就能突破三百,甚至直奔四百的数量了。

县令这也是拼了,在得知李安这么大的官儿居然突然来了,而且,还在犀浦县境内遇到了水贼,这让他情何以堪,这相当于是打他的脸,说明他这个县令没把治安问题做好,为了抓住这些可恶的水贼,他必须下大力气才行,临时征召二百人,可以极大的增加县衙的衙役力量,确保可以将水贼头目一举擒获。

李安隔着老远,就看到城门紧闭,城墙上的衙役在来回的巡逻,防卫似乎搞得还不错,如此严密的防卫,水贼若要逃离县城,那简直被登天还要难。

在李安快要抵达城门的时候,城门打开了,门里门外都站着衙役,足有二十名之多,可见防卫之严密,有如此严密的防卫,水贼要想逃离,那简直是痴心妄想。

“这城门一关,水贼是跑不掉了,可也给老百姓带来了麻烦,城外的卖菜百姓进不来,城内的商人也出不去,损失肯定不会小啊!”

李安看到城门内外都有焦急不肯离开的人,开口感叹道。

县令连忙说道:“李侍郎说的是,封城确实给很多人带来了麻烦,尤其是商人的损失要大一些,可这也是没办法,水贼的危害太大,如今,好不容易把水贼们堵在县城,可千万不能让他们跑掉才是,与抓住水贼相比,这点损失也就不算什么了,商人们会理解的。”

李安点头道:“说的好,只要我们尽快把水贼擒获,城门就能打开了,我们抓获水贼的进度越快,老百姓遭受的损失就越小。”

“李侍郎放心,城内的一百多衙役,已经在大街小巷巡查了,只要水贼们还在城内,就一定跑不掉。”

县令自信的说道。

李安进城之后,随意的看了一下,发现县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到处都是人,人员如此流动,这给搜捕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难度,必须要让所有人员停止流动,这样才能便于衙役挨家挨户找到水贼的藏身之地。

“这样不行啊!大街上人太多了,立刻下令,让所有人回家待着,衙役分组挨家挨户的搜查,凡事不能证明身份的,全部先抓到县衙再说。”

李安开口下令道。

县令岂敢不听,连忙回头看向县尉,让县尉立即去办。

县尉自然不敢怠慢,李安带领一群衙役走到大街上,大声的下令,让所有人回家待着,哪里都不许去,十几名衙役分头去准备,劝说所有人立即回家,街道上不许有一个人。

犀浦县城并不是很大,这巴掌大的地儿,做任何事情都不难,在县尉和衙役的一阵呵斥下,所有人都回去了,做生意的人也老老实实的把店铺给关闭了,而一些无家可归的乞丐和进城卖菜被堵住的人,则全部被带到了县衙,他们需要在县衙接受身份的甄别,反正有四名水贼已经被擒获了,只要让这四个人指认,进城的水贼就无处遁形了。

对县尉和衙役们工作的高效率,李安颇为满意,只要所有街巷的人员都被清空,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李侍郎,这接下里,是不是该挨家挨户搜查了?”

县尉跑了回来,恭敬的问道。

李安点头道:“龙武军在街巷巡逻,控制所有街巷,必要的时候可以支援衙役,而城内的衙役分成二十组,每组是十个人,领头的要对县城足够熟悉之人,让他们划片挨家挨户的搜查,任何一处建筑都不许错过,只要发现可疑的人,全部押入县衙,然后进行甄别。”

“是,下官明白。”

县尉闻言,立即开始对城内的衙役进行分组,按照李安的要求,分成了二十组,不过,由于人员并不齐备,所以,每组只有**个人,但这也算够用了。然后,就是划片区搜查,每一组负责一小块区域,挨家挨户的仔细搜查,绝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陈龙也给龙武军下达分片区巡逻的任务,让他们积极的巡逻,确保县城内的所有大街小巷,只有衙役和士兵走动,一个普通人都没有,这样才能避免这些水贼到处流窜。

李安的安排无疑是非常高效的,采用如此办法,只要一切顺利,完全能够用最短的时间,将藏在县城内的水贼全部擒获。

“对了,让衙役告诫每一户的百姓,若是胆敢私藏水贼,必不轻饶,哪怕不知情,只要水贼在他们家发现,而他们自己却没有发现,那也一样重罪。”

李安开口说道。

“是,下官这就去安排。”

县令说道。

不是李安不近人情,实在是担心有人摄于水贼的威胁,不敢举报水贼,哪怕看到水贼藏在自家的隐蔽之处,也就当看不见,如此,会给搜查带来麻烦,此时的房子,都是每个人自家设计建造的,谁家有什么密室和地窖,只有他们自家人清楚,外人很有可能都不知情,若是水贼藏在这些密室和地窖里,那就麻烦了。

县令更绝,直接给衙役下了一连串的命令,提出了一大堆的要求,比李安的要求严格多了,不但自己发现水贼要被连累,就是邻居家发现水贼,也要被连累,还有租出去的房子和闲置的房子,也同样会连累房主。

如此规定,可比李安的要求不近人情的多,而李安为了早些把这些水贼擒获,也不去指责县令,毕竟,尽快把水贼全部擒获才是最重要的任务,与此相比,其它的任何事情都不算啥。

这些要求也不过就是吓唬普通百姓,让他们及时给朝廷提供消息罢了,只要所有百姓都与官府一条心,那么,水贼也就无处遁形了。

“李侍郎,事情都安排好了,咱们去县衙等着吧!”

县令安排好衙役,开口说道。

李安点了点头,与县令一起前往县衙,一边等着一边筛查县衙的可疑之人。

因为没有人想到县城会突然戒严,所以,这一次突然全城戒严,发现了不少问题,虽然大部分人都比较配合,但也有不少人惴惴不安,本来是为了抓捕水贼的,但却发现了不少其它的不法之人,比如小偷,还有贩卖禁物的。

在县衙的大堂内,挤满了很多人,几个院子都满了,有的还挑着菜肴,心情颇为焦急。

县尉亲自去挨家挨户的搜查了,所以,提审这些人就要县令亲自出手了。

县令先易后难,首先,提审的就是卖菜和卖小商品的小贩,在衙役的配合下,很快就排除了他们的嫌疑,然后,让他们到县衙外面的空地上待命,如此一来,县衙内部的空间就宽松多了,再也没有之前那么拥挤了。

在县令和衙役调查所有人身份的时候,四名被俘虏的水贼也被押了进来,对所有人进行指认,只要发现同伙就能立功,而最终的结果自然是一个也没发现了。

虽然县衙里没有发现水贼,但却在审问的过程中抓住了十多名小偷,还有贩卖违禁物品的小贩三名,还有两名盗墓贼带着盗墓所得的财物,准备在犀浦县休息一夜,然后北上京城把宝贝卖掉,也被抓住了,总之,意外收获着实不小。

因为真正的水贼还没有抓住,所以,这些没有嫌疑的无辜之人也不能离开,他们要在县衙附近继续等候,等到进入县城的水贼全部被擒获之后,他们才能获得自由。

无辜被困在县衙附近,这无疑会影响这些百姓的生计,让他们心情很是不好,焦躁的心情伴随着每一个人,不过,他们都是普通的老百姓,就算心情糟糕也没有办法,他们没有反抗的能力,也不敢跟官府对着干。

二十组衙役,在县尉的亲自带队下,分片区进行搜查,挨家挨户的搜查,每一家搜查的都非常仔细,并且,把县衙的要求,以及不配合引起后果的严重性,都说的清清楚楚,以引起这些百姓的重视。

街道全部封锁,衙役挨家挨户的搜查,这让好不容易租到房子,正准备蛰伏一个白天的水贼们心惊胆战起来,按照这个查法,早晚会查到他们的住处,到时候,一切都完了。

“老大,这下麻烦了,衙役开始挨家挨户搜查了,街道上也全都是官兵,把整个县城围的是水泄不通啊!我们逃不出去了。”

“老大,赶紧想个办法吧!咱们不能在这里等死啊!”

“老大,大不了跟他们拼了,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就赚一个。”

水贼们蠢蠢欲动,显得特别激动。

这也难怪,外面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官兵和衙役的数量远超他们的想象,在他的印象中,犀浦县的衙役就只有一百多人,平时城内能有五十人就不错了,可如今,他们能明显的感觉到,县城内外的官兵总数不低于五百人,城墙上的巡逻衙役也明显多了起来,至少增加了三倍的数量,这是要把他们往死路上逼,他们感觉很是绝望,内心颇为惶恐不安。

水贼头领内心也很焦躁,不过,事已至此,除了冷静下来思考对策之外,并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你们不要抱怨了,赶紧去房子里好好找找,看看能不能发现可以藏人的地方,快去,分头找。”

水贼头领开口说道。

房子是死的,但人是活的,要是能发现可以藏人地方,那就藏起来好了,把这套房子伪装成没有人住过的空房子,如此,衙役搜查一番之后,发现啥发现都没有,自然是会离开的,这是目前最靠谱的办法了。

八名水贼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见头领如此说,立即分头在住处四处寻找,不过,他们租住的房子并不大,只是一个两进的院子,房间不足十间,结构也非常的简单,找了半天,八名水贼也没能发现适合藏人的地方,而衙役已经在靠近了,这让他们紧张不已。

“老大,没有藏人的地方,怎么办?”

“老大,前前后后都找了,哪有什么可以藏人地方。”

“老大,要说藏人,也就剩下一口水井了,可水井里怎么能藏人呢?”

几名水贼开口说道。

水贼头领也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开口说道:“就水井了,你们赶紧下去看看,看看能不能挖个侧洞,能躲下我们几个人就行。”

说完亲自跑到水井旁。

这个水井就是一个普通的水井,上面有绳子和摇把,还算比较不错,人抓住绳子就能下去,其实,因为井口的直径不是很大,不用绳子都能一步步的踩着井壁下去。

两名水贼依次缓缓下去,发现下面的井壁松动,完全能够开挖侧壁,于是让上面的人,把挖掘工具送下去,然后,他们就开始开挖了。

水贼头领看了一眼,开口说道:“再下去一个人,三个人一起开挖,要三个方向开挖,高度相差半个人就行。”

因为时间已经不多了,他们必须尽快开挖,他们有九个人,三个人开挖,可以更快的挖出三个洞,从而一个洞只要满足三个人就可以了。

从不同的方向开挖,还要有高度差,自然是为了开挖的方便,要不然,狭窄的井口可容不下三个人聚在一起,也无法用力开挖,同时,这样挖出来的三个洞也最为坚固,不会发生坍塌,若是在同一方向,三个高度进行开挖,那么,上面的两层肯定是要塌方的,如此,那可就麻烦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