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仿佛听到了极为好笑的笑话,一个个开始大笑起来,有的人笑的腰都弯了。

你怎么杀的格敦,心中就没数吗?

而且,杀死格敦王,你自己险些丢了半条命,你看不到吗?

用这种话来威胁,不感到幼稚吗?

“死到临头,还敢用鬼话来威胁,你当我们傻?”

青袍王眼中涌动着杀机,漠然说道“今日无论如何,你都要死!”

他先前直奔流断而去,反应已经很快,可惜还是被紫宸捷足先登,心中自然恼怒。

一直以来,他都想得到一件当年出自主人之手的兵器。

紫宸又看向其他人,“你们呢,一个个也希望我死不成?”

尊王没有上前来,依然站在远处。

雷震客也在静静的看着前方的事态发展,表情变化不大,唯有先前的驭雷术出现,让他有些动容。

只是眼下的局面,他又有些看不懂了,紫宸先前执意不走,眼下的信心又来自哪里?

期间他看了一眼远处,重昊坐在一个很高的位置上,先一开始就没有插手。

就连那不知名的小鸟都出现了,重昊竟然无动于衷,这让他想不明白对方究竟是何意。

或者说,二人根本就不是朋友。

因为对于当年的事情,他是了解一些的。

只是这些疑惑,被他很好的掩饰着,不管紫宸的信心是什么,重昊又是什么打算,继续看下去,一切终将会揭晓。

所有人都眼神冰冷,周身杀意涌动,来到这里一个个自然都是希望紫宸死的。

看着大家,紫宸又道“你们这么多人,我身上只有一份规则之源以及一把刀,又该如何分配?”

“这是我们的事情,与你无关,你还是好好的想想自己怎么死。”格帕冷声回应。

紫宸点了点头,说道“看起来你们都希望我死,那说句不客气的话,我们现在就是敌人了。我紫宸对待敌人,可是从来都不手软,格敦就是最为鲜明的例子。”

“所以,我在这里最后奉劝大家一句,莫要与我作对,要不然是会死的。不管你们信不信这句话,反正我是相信的!”

“废话真多,杀了他!”格帕有些不耐烦了。

紫宸点头道“好,再三劝说,既然你们不听,那就怨不得我了。诸位请看,这是什么。”

紫宸伸手入怀,下一刻手中多了一颗散发着雷霆之光的种子。

先前的格敦,就是死在雷霆手中,所以这道雷光让即将出手的大家都是一顿。

雷霆种子离开紫宸的手心,落入前方,瞬间没入了地面。

地面震动,大动静传来,一株巨大的雷树凭空生长而出。

它几乎占满了四周所有的地方,那些包围紫宸的存在们,面对如此异变,则是立刻后退。

他们的脸色已经变了。

就在这时,生长的雷树上,飞出了一道道雷霆,向着众人而去。

除了紫宸与魅殷待在树下没有受到影响之外,其他地方的众人,都遭遇了雷霆的洗礼。

这也包括那只猴子。

沐浴在雷霆中的猴子,眼睛直愣愣的看着雷树,如同傻掉了一样。

惊呼声接连响起。

雷树的树枝向前而去,仿佛一条条雷蛇,快速的向着众人延伸。

“这是什么?”

魅殷看着这个雷霆世界,眼中满是震撼。

“我真正的保命手段。”

紫宸有些自得的说道“看起来,效果远超预期。”

远处的重昊,终于抬了抬眼皮,“总算是不傻了,看来寒女对他的提点,起到了作用。”

然后重昊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呼出一口浊气,目光从那片雷霆之中扫过,讥讽一笑“可笑不?什么狗屁的算计,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他能来到这里,注定就是不死的!”

接着,重昊又看向紫宸,“但这小子也是阴损的很,故意让自己受伤,然后引诱他们过来送死。看来,不管是生在哪个时代,这蔫坏的性格,都如出一辙啊。”

重昊最后看向雷震客的方向,他看到了雷震客那无法压制的吃惊,不屑的哼了一声。

视线最后看向那庞大的雷树,“哪怕只是一缕不情愿的化身,也是大势已去呀!”

紫宸来到这个世界,一共带了十三份底牌,其中在魅殷生活的地方,就浪费了整整的十个。

而那十份底牌,勉勉强强的能够对付大鸟,让他生存下来。

接下来的三份底牌,紫宸打杀那个少年的时候动用了一份,不过那个少年也只是言境的护道者而已。

现如今的紫宸,已经成长到了堪比王的程度,余下的两份底牌,又有何用?

所以一直以来,紫宸几乎就没再指望过底牌,直到跟寒女姐姐一次聊天之后,再加上他对规则的领悟越来越强,才知道了这份底牌的不凡之处。

它能伴随着紫宸力量的提升,从而强大。

也就是说,底牌的强大,取决的不是底牌的威力,而是紫宸的境界实力。

所以,这一次紫宸动用了底牌,在预计之中,可能需要动用两份,但是现在看起来效果还不错。

雷震客看着那颗雷树,他震惊的不是雷树的强大,而是雷霆之种的出处。

因为他知道圣雷族的雷树是如何来的,而且也很清楚,紫宸在离开之后,再也没有找过雷树。

那这雷霆之种的出处,就有待考量了。

同时,他也明白了重昊的淡定来自哪里。

“这……这是什么东西?”

尊王被深深的震撼到了,因为他感知到了一个又一个气息的消失,期间还包括王者。

这个凭空显化的大树,为何如此可怕,竟然能够灭杀王一般的存在?

“我们那个世界的东西。”

雷震客努力让自己的话语变得平静,“类似于一种分身。”

尊王说道“分身都如此恐怖?那本体又要多强?”

这一次的尊王事态了,他原以为那个世界没什么了不起,因为来到这里的佼佼者们,一个个也不过如此罢了。

可是今天,看到那颗雷树,改变了他的想法。

在雷树消失之后,只有一个人成功的跑了出来,是格青,因为他有一把来自当年主人的剑。

正是凭借这把剑,他成功突围。

也只有他一个人活着。

待雷树消失,四周遍布着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