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头有令,这里不准过了!”,一个兵丁冷声道。

“啊!这可怎么办啊?按照约定,我们这批货必得尽早送回去的。”,商队的掌柜苦着脸道。随即从货物里拿出两坛酒,央求道:“要不你让我们过去吧?你看我们就这么些人,过了就走。若是耽搁了,马合木特拜老爷家说不得要怪罪了!”。

那兵丁看了看酒,随即转身离开。那商队掌柜也不知道是行还是不行,就彳亍的等在原地。

没过多久,那个兵丁就重新回到掌柜的视线。只不过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兵甲的统领。

“不是我成心不让你们过!这快到晚上了,说不得又会下雪。即便让你们下山,夜里也很有可能冻死。”。

吐尔尕特山口处在山脊上,海拔很高。白日里下山,都得放慢速度,小心翼翼的。这晚上下山,就更是惊险万分了。而且夜里气温低,很容易冻死在半路。

所以那统领的话,也是在理的。

可是上到吐尔尕特山口,就得大半日。再回去,明天来了也还是晚了。因此掌柜的就向统领请求,让他们在山口留宿一夜。

虽说在这敏感的时期,山口是不允许军队以外的人逗留的。但掌柜的有马合木特拜家的信物,又拿出了十几坛好酒。再加上商队的人着实不多,统领也就答应他们留下了。

只是因军堡已经烧毁,所以住的地方是在残垣断壁上用木板搭建起来的简易木头房。四面被火熏黑的石壁挡着寒风,也还算凑合。

内里不准生火,掌柜的拿出从呼罗珊买的棉毯取暖。再又在屋外烧了热水,泡了几盒拉面。惹得堡内的兵丁,都艳羡得不行。掌柜的赶紧命人多拿些保暖的毯子,分发下去。再送一些罐头和速食拉面,马上赢得众人的好感。

“总听说呼罗珊的棉毯舒服又暖和,今天可算享用到了。”,一个东喀剌汗国的兵丁感叹道。

“还有这水果罐头!以往就看城里的李氏商行有得卖。可惜咱们就是买不起。”,有人附和道。

“哈哈···我之前跟着统领的时候,有幸吃过一次。不过那是苹果罐头,没这个西瓜罐头甜。”,

“啧啧···你这就可说错了!最甜的罐头,可是甜瓜。”

“哈哈哈···要我说啊!什么罐头,都不如一盒拉面来得管饱。”。作为呼罗珊的拳头产品,素食拉面已经成了行商走南闯北必备之物。因为其吃起来不仅方便,还特别管饱。

携带的时候,也很容易。用油纸袋装着,只有巴掌大小。商队带着不仅可以自己吃,还可以沿途售卖。在呼罗珊周边之地,这东西可都紧俏得很。

之前还是军队的特供之物,后来李承绩见其技术含量不高,就以拍卖的形式售卖了出去。并且由那些商家生产,军队采购。从而让官府节省了很大一笔钱财。

这么吃喝着,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因喝了酒,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