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城内粮草不丰。待异教徒围城,恐有全军覆没之忧!”,有谋士随声附和道。

因富楼沙位于开伯尔山口的出口,所以一直以来,这里都是兵家必争之地。整座富楼沙城,也经历了反反复复的毁城与重建的过程。

前些年古尔人对北印度大陆用兵,富楼沙首当其冲的就遭遇兵祸。后来虽又重建,但没过几年,又经历了德里苏丹与吉慈尼地方势力的争夺。

不仅城池被毁,百姓也尽数逃难。

如今虽又恢复了一定的人气,但百姓不过两千,且大多数都是过往的行商。

所以城里也没什么粮草储备,不是久留之地。

不过别黑列旺闻言,却另有想法。便吸了口气,出声道:“总督。此地虽不宜久留,但也不能就这么撤走。依我看,不如趁着异教徒主力未至,杀杀那伙异教徒的威风。”。

这是他们第二次被赶出开伯尔山口!不仅额格纳齐,在场的文武百官都憋着一口气。特别是在护教军未经略信德之前,他们在信德之地从未吃过败仗。

因此被远道而来的护教军这么欺负,任谁都有火气!

一些军将听着,立即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夷乞干皱着眉头,也没有出言反对。

“嗯!异教徒侥幸胜了两仗,必定心骄气傲。若能让他们吃些苦头,也能震慑一番。以免底下的勇士们,还以为异教徒有真神护佑。”,额格纳齐思索了几许,就赞同道。

别黑列旺听着,连忙接话道:“正是!正是!”。

“刚好外面的兵马不多,并且还兵分两处。若是出城迎敌,胜算颇多。”,夷乞干想着城内的兵马,附和道。

此时大敌当前,不是内部相斗的好时候。所以夷乞干分得清场合,提出自己的建议。

别黑列旺不是不识趣的人,也就没出声反驳。

额格纳齐便安排下去,让别黑列旺领着一万骁勇的古拉姆军,出城迎敌。而自己,则带好剩下的一万七千人,从东边的城门出发,赶往剌火儿。

到底那里是信德之地的首府!即便是整个北印度大陆,也是首屈一指的大城。诸多的钱粮赋税,也都集中在城内。凭着充足的物资,额格纳齐有信心守上十天半个月。

到时候,德里的援军定然赶到了。剌火儿的危境,也能得到一定的缓解。不说击败气势正盛的护教军,与其分庭抗礼,还是很有可能的。

不过临行前,他还是交代了一番。好让别黑列旺及时退却,保住这一万古拉姆将士。

毕竟这是他的亲兵!是信德之地,最重要的军事力量。若是全军覆没了,那对自己的势力而言,绝对是雪上加霜。

于是没过多久,紧闭的朝圣门就骤然打开。准备妥当的别黑列旺,立即领着底下的兵马,冲向城外的护教军。

同时额格纳齐也打开东边的城门,带着大股人马冲向剌火儿。

哒哒哒···便听马蹄声大起。稍显干燥的地面,也溅起大阵扬尘。

一直盯着城门的护教军哨兵,马上注意到了这一状况。随即上报给塔塔拉夫,迅速整军应敌。

好在塔塔拉夫早有防备!

因而兵临富楼沙城时,并没有分兵封锁其它城门。所以别黑列旺领兵冲来时,底下的五千余将士,也全都兵合一处。

“放!”,塔塔拉夫瞧着由远及近的德里军队,拉起大弓,大喊道。便见千箭齐发,齐齐向马纳徒里他们疾驰而去。

“挡!”,知道护教军的箭术厉害,别黑列旺他们早有准备。就不约而同的举起右臂上的护盾,矮着身子,形成一道人形铁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