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这样的事情经历多了,所以李承绩也习惯了这样的回应方式。

到底很多时候,他都是比较忙的。而向他行礼的人,每日没有上百,也有数十。若一个个的起身接见,那他正事儿,还真没法干了。

况且他又是上位者!

在旁人面前,必须保持一定的距离,维持自己高高在上的威严。

这是一种非常简单的驭下之术!也是社会学上,代表社会进步的等级观念。

所以如此淡淡的回应,才是最恰到好处。

待拉比拉西将书册都放到桌案上,李承绩随手拿起一本,有意无意的翻看。

扎合伊尔站在下面,揣着心思。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就稍稍颔首,偷偷打量着军帐内的布置。

这一看,就马上发现军帐的奇怪之处。

因为内里陈设,实在太过简陋了。除了一张不大的铺盖,几张桌椅,以及两个烧着炭火的铁盆,就再没有多的摆设。以致整个军帐,反而显得空旷。

这在花拉子模,是极不可思议的!

毕竟花拉子模一般的副将,军帐的布置都比这总督的军帐奢华一些。先前他就有幸进过王军的军营,看过他们的军帐。和这相比,实在是天壤之别。

扎合伊尔心里,都有些不敢相信。

不过更让他惊讶的,还是总督的年岁。

尽管一个月前,蒲华就传来的消息。说是大辽封赏了一位呼罗珊总督,且还是大辽中书令的亲子。

但因当时苏丹被大辽所败,生死未卜。所以总督府上下,都心系苏丹的安危。

对于这位新的呼罗珊总督,就少有关注了。以致其年岁,也就不知晓了。

没想到,今日一见,会是这样的稚嫩。

但是稍稍深思,他又觉得不奇怪。因为这位总督的背后,可是站着大辽的中书令。

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

历代花拉子模的王公贵族之子,也都在小小年纪,就被许其高位,外出历练。更何况这位大辽的郡王之子!

想到这,他也只能感叹自己没长在帝王将相之家。

一直沉浸在书册中的李承绩,是没精力理会扎合伊尔的小心思。

到底对他来说,扎合伊尔着实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人物!

若是太过当回事儿!反而有损总督府的颜面。

所以李承绩连脑袋都没抬,让他在账内候着。

当瞧见阿母城的赋税收入,逐年递减的时候。李承绩微微皱眉,不解道:“为何城中人丁岁岁激增,赋税却岁岁骤减?”。

扎合伊尔立即面带苦色,有些为难的解释说。自己原本是管着匠户的小官。因得令清点府库,而被逼着去了粮库。

也是当时各个主官们,都已提前得信逃走。一些消息灵通的小官,则都放弃官身,躲了起来。只有他这种消息不太灵通,反应也不快的小官。

被阿里·席尔瓦德的军将,给依照书册上的官身,从家里逼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