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可有办法与汗国统领传信?”,多多阿坦声音有些急促。似乎连日来的攻城困境,马上就会得到解决。

“千户长放心!末将已让人试探过了。”,蔑儿乞颜饶有信心道。

“哦!如何了?”,多多阿坦听到这话,瞬时眼前一亮。

“与我传信的是那名统领颇有意向。只是自昨日开始,钦察人那边就看得紧。花拉子模的大将阿巴斯亥牙还鞭笞了好几个汗国统领,杀了数十私放百姓出城的汗国将士。因而昨日送去的信笺,还未有回应。”,蔑儿乞颜颇有些遗憾道。

本来那统领都答应了会打开城门恭迎护教军入城。但是阿巴斯亥牙的突然查探,让其不敢轻举妄动了。如此大的功劳,他还想大功告成再知会多多阿坦的。

但眼下成败难料,不得不提前说了。

多多阿坦闻言,面上也显出几分遗憾。便出声道:“这事就全交给你了。若是三天之内拿下寻斯干,我记你首功!”。

听到这里,蔑儿乞颜脸上已显出几分激动。便大声道:“千户长放心,末将定然不会让这大功跑了。”。

多多阿坦听着很满意,但还是提醒道:“切忌不要求功心切。那阿巴斯亥牙是花拉子模苏丹摩诃末的亲信,有勇有谋。今儿突然查探得紧,必定是听到什么风声了。”。

蔑儿乞颜想想,也觉得这事在理。但是眼瞧着大功在前,还是不自觉的将这可能性排除。

到了午夜,一直等消息的蔑儿乞颜终于等到了回信。却是与他通信的汗国统领在信上说。明日辰时,他会在罗希斯门驻守。到时候会打开城门,请护教军入城。

这可是一个了不得的大消息!

白日刚在多多阿坦跟前应下此事,眼下就成了。便赶紧将这上报给多多阿坦,准备着攻城事宜。

就在这战云密布的时刻,罗嘎斯镇却前所未有的平静下来。原本还在镇外堵着的五千余联军,也在迦增必丹带回联军大败的消息后,齐齐撤离了此地。

本来还愁云惨淡的镇上军民,立时松了口气。德古娜巴更是趁此机会,领兵出去查探。没了她压着,十公主德古热巴立时趁机溜出镇子。

好长时间没出来透透气了!这一出来,顿觉呼吸的空气都是香的。便坐在马背上,任由马儿走走停停。

“哒哒···”,这时候几头吃草的野鹿发现了德古热巴的靠近,立即撒腿就跑。在镇上憋了那么些时日,德古热巴也好长时间没尝过肉味了。虽然有马肉,但那是饿极了的情况下,不得不吃的。并且味道,着实难以下咽。

所以看到奔跑的野鹿,她眼前立即出现一幕烤鹿肉的情景。一缕口水,也不自觉的从嘴角流出。便立即踢了一脚马肚,飞快追了上去。同时举起腰间的银色小弓,慢慢拉满弓铉,对准奔跑的野鹿。

只听嗖的一声,箭矢飞驰而去。一只体型不小的雄鹿被射中后臀,一溜烟窜进了树林。

德古热巴自然不会放过近在眼前的猎物,迅速追进树林。

“哈哈---这里有一只死鹿!”,有人大喜道。

“真是上帝护佑!可饿死我们了。”,又有人跟着出声。

德古热巴立即循声而去,就见两个身着兽皮的部族男子。

“这头鹿是我射死的!”,德古热巴大声道。那两个身着兽皮的部族男子听到马蹄声,已转过身来。只见他们肤色很白,一头金发。身上的兽皮只经过简单的缝制,颇为简陋。

“钦察人?!”,德古热巴马上认出他们的身份,惊声道。因为钦察人最为显著的特点就是白肤金发。并且生活在钦察草原,极为落后。身着的衣物,也大多数都是兽皮。

只有少数部落贵族或是与大辽、西喀喇汗国、花拉子模接壤的地方,才会穿上麻衣或是织物。

“女人?!”,那两人说着钦察语,德古热巴并不能听懂。但从那两人不怀好意的****中,她还是知道自己处境不妙。

不过她很早就想取钦察人的性命好为自己的父汗报仇!因此稍稍定下心神后,就搭弓射箭,快速射向其中一人。

这下,那两人才知道德古热巴并不像看上去那样柔善可欺。便齐齐变了脸色,转身就逃。只是他们的速度慢了,又因距离太近。所以第一支箭矢一射出,就击中其中一人的胸口。

就听惨呼不断,那人一时间还没断气,仰躺在地大声哀嚎。德古热巴再想射另一人,却已失去对方的踪迹。便走下马,来到那被射中的钦察人身旁。

由于之前的战败,所以联军四处逃亡。而钦察人对这片草原并不熟悉,因此没多久,大多数钦察人便迷路了。倒是那些汗国将士,一个个都找对了路。

这两个钦察人还是幸运的!没有傻傻的往南边跑。否则一头栽进大漠里,想走出来都不可能了。

可惜不幸的是!他们又碰上了德古热巴,终是将命留在了河中。

到底未经战事,又甚少杀生。听着这钦察人的哀嚎,德古热巴终是心生不忍。便取下腰间的匕首,准备送这钦察人一程。哪里知道,一道人影突然从她背后冲了出来。

“啊!”,猝不及防之下,德古热巴被扑倒在地。

这么一番挣扎过后,德古热巴终是女儿身,力气不够。以致渐渐的,就被压制得动弹不得。不过德古热巴也不是那种束手就擒的人!眼见挣脱不过,便故意做出听天由命的姿态。待那钦察人放松警惕,立即一抬大腿,命中那人的命根子。

吃痛之下,钳制德古热巴的力道也小了不少。趁此时机,德古热巴夺路就逃。由于坐骑在那人身后,并且距离她还有些距离。眼下便只得凭着双腿,胡乱往前狂奔。

那钦察人在身后大吼大叫,显然是气急了。

德古热巴更不敢停留,用尽全身力气往前奔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只想着离那钦察人越远越好。忽的眼前一亮,却是出了林子。刚好哒哒哒的马蹄声从不远处传来,她惊得脚步一停。

就在这档口,那钦察人从树林跑了出来,从后一把抱住德古热巴的腰身。

抵死挣扎之下,她与那钦察人一起滚下坡面。却是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坡度较缓的山坡。如此一阵天旋地转,德古热巴被甩到了坡地。和那钦察人,也隔着几步路的距离。

顾不得多想,就要起身逃跑。但脚踝一痛,却是扭伤脚了。而那钦察人已经起身,快步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