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国皇宫,国主李安全今年有四十五岁了。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品-书-网身体虽不如年轻的时候那么康健,但也并没有像七老八十的老人那样孱弱。这从不断扩大的后宫规模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今天是召见元国使节,举行大宴的日子。本该值得欢喜,但现下,他只有一脸愁容。

因为不知是不是老天爷发怒,竟然叫内城的皇室宗亲,朝廷大员齐齐发病。一个个的咬人吃人,状如疯魔。

自李氏在夏州建立夏国以来,还是头一次发生这种事儿。就是遍览秦汉以来的历史古籍,也从没找到一例相似的案子。

所以这件事,着实令人惊惧!

“京兆尹呢?城里出了这档子事儿,他还不滚过来见朕?”,李安全冷声道。下方禀报的禁军统领目光有些躲闪道:“京兆尹已经疯了,还咬死了几个下人。”。

“废物!真是废物!”,李安全抓起桌上的砚台,直接扔在禁军统领身前的地面,怒斥道。后者赶紧拜服下来,祈求李安全的怒火不要牵连到自己。

“传朕旨意,即刻起,旦有疯魔者,皆杀。”,因发疯的人身份都不低,所以哪怕是匆匆调入内城,负责维持秩序的禁军根也不敢伤着他们,就更别说杀了。

现在有了李安全的命令,底下人便敢放开手脚了。

到底这些发疯的人都毫无理智可言!只要稍稍动些脑子,其实还是很容易就能制服他们的。只是对方不怕痛的特性,让很多不明就里的人以为对方刀枪不入,从而害怕得没有反击的勇气。

交待完这些乌槽事儿,李安全沉着脸去了皇后的宫里。不仅仅是为了消气,还为了一些疑问。

“那些元国奸细可交待些什么了?”,李安全一见到皇后,就冲着对方问道。

“陛下,我命小厨房做了些吃的,不如边吃边说。”,皇后柔声道。虽然年老色衰,但到底是一起过了半辈子。相对于其他人,相处起来更像是亲人。

“也罢!宫外的乱子,皇后可听说了。”,李安全坐下道。

“乱子?陛下是说恶鬼吃人?”,宫里的消息最是灵通。尤其宫外的祸乱根源还是那些当朝显贵,自然更让人注意。

不过这消息还是太容易引起人心不安了,因而知道的人也下了封口令。许多宫女太监,还蒙在鼓里呢。

“恩!此事来得蹊跷。那些元国奸细,可有提到此事?”,李安全有些期盼的问道。

摇了摇头,皇后解释道:“那些娼妓们说,她们也就是收了元人的钱财,帮着搜集情报。往后立功了,还可以在元国当个良人嫁了。但两个月前和她们联络的元人都撤走了,后面就没干系了。”。

这席话李安全当然不会信的!

皇后也知道,跟着道:“我已经让翠霞在那边看着了。想必那些娼妓也嘴硬不了多久。”。

这事宫女用托盘端着一碗莲子羹走了进来。

“陛下,皇后娘娘,莲子羹好了。”,宫女的声音脆脆的。

“陛下,这夏日喝些莲子羹,清热消火。”,皇后边解释边让宫女呈过来。

可就在这时,宫女突然啊的一声尖叫。随后啪啦一声,人随着托盘一起摔倒在地。

“啊!痛!好痛啊!”,宫女紧咬牙关,不断抱头痛呼道。

“刺客!有刺客!来人啊!”,这情况立即吓傻了众人,皇后大叫道。

而这时宫女已经双眼通红的站了起来。并速度极快的扑倒一人,张嘴就咬。

皇后这时也不知是不是吓的,立时软倒在地。跟着也头痛起来,跟宫女之前的发病模样一样。

不仅如此,整个皇后宫里的人,都接二连三的开始发病。还不知道情况的侍卫一跑进来,就被宫人三三两两的扑倒。

李安全亲眼见到一个脖子被割开的宫女,嘴里还紧咬着侍卫的脸不放。

“吼!”,一个侍卫靠近皇后,准备将其背起来。却不想皇后突然从地上坐直了身子,一下子咬住侍卫的脑袋。

“护驾!护驾!”,李安全惊恐的大叫道。之前听禁军统领说,还不觉得那些疯子有多么可怕。眼下这一屋子的人都突然变成了疯子,真是叫人惊惧又绝望。

好在这些宫人的身子骨都一般。只是疯了才会这么不管不顾。侍卫们砍下好几个宫人的脑袋,才算以最快速度解决了对方。

“带上皇后!带上皇后!”,李安全被侍卫们护着冲出皇后宫里,还不忘让人带上皇后。

于是拼着被咬的风险,有侍卫用布条堵住皇后的嘴巴。飞快的绑住对方的手脚,抬着赶紧跑。

出了宫门,刺耳的尖叫声便像潮水一般涌来。就见长长的宫道上,尽是跑来跑去的宫女太监。时而还有一队队侍卫,紧急的赶往各个宫邸。

“救命啊!吃人啦!”,

“快跑啊!”,逃命的宫女太监们边跑边尖叫道。时而有宫女太监晕倒在地,再起来已经是没有丝毫理智的疯子。

这更加剧了宫里的混乱!因为所有人都不知道,身边的同伴会不会变成疯子。

“出宫!出宫!”,李安全感觉宫里已经不安全了,立即下令道。保护他的侍卫也觉得宫里就跟吃人的魔窟一样,一刻不敢多待。所以马上掩护着他往出宫的方向跑。

可是侍卫的队伍中也不安全,没走几步路,就有五个侍卫接连发病了。这让逃命的众人,全都害怕了。

经过处理朝政的紫薇殿时,李安全撞见了禁军统领。只是这位心腹之臣处境不太好,脸上血淋淋的,有一块皮肉直接没了。

他领着有近百人,李安全顿时放心了不少。可是不等他高兴,突然也头晕目眩。随即脑袋像被人用木板夹着一样,痛得都无法呼吸。

“陛下!陛下!”,侍卫恩喊着,脸色全都变了。但是没人敢靠近,因为李安全的模样正是发病的前兆。

众人急忙看向统领!

“快---”,还没说完,统领也大叫一声,跟着头痛欲裂。

这些,而李安全已睁开了通红的双眼,向最近的侍卫扑去。

这下,所有侍卫都六神无主,本能的往宫外跑了。

雄起中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