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河村,所有村民被集中到村东头。

这是村里举行集会的地方!当有不法之徒时,这里又会变成审判与用刑的刑场。

现在阿克拉姆就被倒吊在村东头的木桩上,手脚都被钉了钉子。包括不老实的命n子,也被粗暴的割掉了。浑身光溜溜的,径直暴露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

“阿克拉姆,柯提郡希瓦克县人······”,村长莫里斯查则宣读着阿克拉姆的身份与所犯恶行。下方的村民听着,无不鄙夷与厌恶。

在柳河村,女人被强bao的事儿不是没发生过。但那也是建村之初!现在随着村民越来越多,村里各种规章制度的完善,已经没人敢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做这事儿了。

如今却不仅有人做了,而且做这事儿的人,还是收入不菲的雇佣兵。

其实阿克拉姆愿意的话,完全可以花点钱财或者给几件呼罗珊的商货,就可以让别的女人爬上自己的床。但他就是要用强,也不知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因在所有人眼里,事实证据确凿,所以也没什么可分辨的。莫里斯查则当即宣布他的罪行,并即刻行刑。于是废话不多讲,直接一刀砍了阿克拉姆的脑袋。

至于他所属的人力商行,也被赶出了村子。所有货物,都归属柳河村。这事儿也是对所有雇佣兵的警醒,好叫那些人力商行知道,对底下人的管束半分都不能少。

同时对森林里的部族,各大人力商行的雇佣兵组织也尽数出动。他们是闻腥而动的猫,唯恐去得晚了部族人都跑没了。

这些和答依苏娜、周同临他们没有关系!

因为对他们来说,成亲才是最要紧的大事儿!

而相对偌大的呼罗珊国王来说,他们事儿不过是件再小不过的事儿。

眼下呼罗珊建国,可是所有呼罗珊百姓庆贺的大事儿。

马鲁,作为呼罗珊国都。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是外界揣测的焦点。尤其是呼罗珊建国,欲要军政大改的消息不胫而走后,更是让不少呼罗珊官员动了心思。

毕竟这事关他们的权利与地位,由不得不动心。很多巨商大贾、世家大族,也都挖空心思的探听消息。好提早知道些内幕,以做应变。

这种情况下,马鲁城的气氛变得莫名紧张起来。就是那些八竿子打不着的升斗小民,也发现往日那些经常在茶馆、戏院、ji院等寻欢作乐的贵人,也都少了大半。

另外城里的红巾军,则比以往多了起来。昼夜不息的在街头巷尾巡查,像是抓奸细似的。

帖木儿灭里就是在这时候,领着部分波斯军团返回马鲁。

现在波斯之地几乎被呼罗珊拿下了!只有里海以南的波斯山地因易守难攻的缘故,还被‘山中老人’掌控着。

然后便是大高加索山脉沿线的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罗姆苏丹国。其中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都是小势力,罗姆苏丹国苏丹国倒是有些实力。他们是塞尔柱人的后裔延续,在小亚细亚半岛很有声势。

但呼罗珊此番横扫波斯,也叫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并且还将逃入他们境内的波斯人尽数遣返,为的是与呼罗珊结一个善果。

反正呼罗珊眼下也要修养一阵子,所以对于他们的主动迎合也喜闻乐见。帖木儿灭里便乘机派人与他们商谈通商事宜,为呼罗珊新增几处商品市场。

尽管这些都是小国,百姓数量不多,地方也不大。但他们处在联通西欧和北欧的十字路口,仍是有利可图的。

并且通商之事的确定,也好降低亚美尼亚等国对呼罗珊的防备之心。这对呼罗珊稳定波斯之地的统治,是有利无害的。

就算桀骜不驯的‘山中老人’阿萨辛派,也派出使者向呼罗珊求和。他们也算是明白大势,知道广大的波斯腹地都被呼罗珊收入囊中,躲在山里的他们也没多少好日子了。

只是他们的条件有些狂妄!

在帖木儿灭里看来,更是做白日梦了。

因为呼罗珊是崇信清教的国家,与阿萨辛派明显是不相容的。且呼罗珊早有言明,在回教土占统治优势的地界,所有教徒都必须改姓清教。

否则只有死和流放两条路了!

这还是呼罗珊建立卡拉奇港,开辟海上商路后才放宽了条件。

不然的话,就只有死路了。

但流放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李承绩只想将他们流放到荒岛修灯塔,以便给呼罗珊的海上商路添砖加瓦。而不是给他们一片自由的土地,让他们呼吸着新鲜空气信仰异端邪说。

到底回教的国度内,必须保持信仰的纯正。

所以阿萨辛派对信仰的坚持,基本是不可能得到应允的。

另外他们还想保持原有的du立性!虽会给呼罗珊卖命,但呼罗珊也不能对他们的统治制度直接干涉。

帖木儿灭里当时一听到他们的条件,就想将使者砍了。但顾及到阿萨辛派所在的山区确实易守难攻,并且波斯腹地也需要稳定统治。便以自己不能做主为由,让其前去马鲁求见国主。

当然在这期间,呼罗珊也保证不进攻阿萨辛派的领地。

相应的,阿萨辛派也不能拦路抢劫呼罗珊行商和刺杀呼罗珊官员。

在呼罗珊大军压境下,阿萨辛派自是不敢摸虎须的。

这也就让波斯的北境,暂时安定了下来。

而西边的哈里发就更好打发了。

有了胡齐斯坦,哈里发正让底下的埃米尔在当地重塑哈里发的威严呢。这也引得当地百姓怨声载道,逃往呼罗珊领地内的百姓络绎不绝。

到底证明哈里发威严的最好办法,就是收税。并且经过官府的层层剥削,直叫当地百姓砸锅卖铁。

帖木儿灭里便扶持当地的反叛势力,好让哈里发别想在胡齐斯坦之地清净。

如此,呼罗珊的西部疆域也算是稳定。

这时再接到李承绩让他返回马鲁的调令,便安顿好兵马,领着部门波斯军团的兵马返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