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索是第一个踏入天河内的人,这本身其实不占据任何优势。

因为天河太过浩瀚了,即便是早来了,也不见得能够寻到那失落的神格。

但他此刻脸上露出喜悦之色,因为他在刚刚感受到了一股神力波动。

所以他催促胯下骏马,疾驰而去。

毕竟这个地方出现了神力波动,谁都会第一时间想到那失落的神格。

随着越追越近,那股神力波动也越来越浓烈,同时前方大雾也也来越来越浓烈。

毕竟天河这个地方本身就十分怪异,亚索也没有多想。

直到那神力波动近在迟尺的时候,亚索猛地发出一股狂笑。

而后拧起长剑,极速就飞奔了过去。

但也在这个时候,那神力波动,忽然回头了。

这一回头,让亚索整个人内心蓦地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

但是那回头的速度太快了,而且显然是有备而来。

几乎刹那间,一道青光就直接砸在了亚索的脸上。

他蓦地双眼一花,忍不住往后退去。

等他缓过神来,就看到一道黑影,拧着一尊大鼎极速远去。

而亚索俊美的脸颊上此刻却顺着鼻梁处流下了猩红的鲜血!

刚刚的一击,若非他第一时间竭力防护,怕是直接就被砸死了。

而那神力波动,压根就不是什么神格,而是神器大禹鼎!

“轰隆!”可怕的气息搅动脚下的天河,波浪滔天。

亚索第一时间杀意滔天的追了过去!

偷袭神子,而且还让他重伤了,亚索身后蓦地浮现出一道乳白色的十字。

同时一圈又一圈的圣光激荡天地,这圣光不仅在天河上炸开,甚至还冲上了天空。

这一刻,所有人都看见了,天河的某一方,洁白的圣辉耀眼至极!

“这是天国神子?”

“这到底又怎么了?”

“大圣言都动用了?”

无数人惊恐万状,大圣言乃是天国最强秘术之一,但往往这种秘术,只有在拼命的时候才会用到。

而且于此同时,另外一个地方,雷海滔天,划破长空。

“南詹候的气息?”

“他怎么也进天河了?”

无数人再次愕然了。

此刻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过诡异与不同寻常了。

先是神子陨落,接着天国神子亚索准备拼命,而南詹候也出现在了天河之中。

但天河雾气弥漫,游荡四周。

传闻曾经的天河元帅战死之后,就被埋葬在这天河之中,以前的天河星光灿烂,无尽辉煌,堪称这世间最美之景。

因为传闻天河的河水乃是星云所化,河底的砂石乃是诸多星辰所化,而且这和传说中的象道之母有莫大的关系。

九皇斗姆陨落后化作了天河。

传闻之中,天河元帅便是这一脉的传人。

但大洪水一战,天河元帅为了广寒宫,不惜血祭了自己,战死在外,最后被埋葬进了天河之中。

而从此天河黯淡,成为了一处绝地!

而九皇斗姆一脉也成了一段传说。

所以天河内大雾浓郁,便是神灵亲自也化不开!

“我有预感,要出大事了。”天河外,屈老怪再次叹息道。

“妖神子联系上了吗?”屈老怪问了一句身旁神洲之人。

而那个人摇摇头。

“天河内无法传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