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亮下了出租车,站在酒吧外面就能感受到里面躁动的音乐声,鼓动着他的耳膜和血液。

扫了一眼进出酒吧的人。

全都是小年轻,而且,脸上难掩的兴奋。

此时才华灯初上,停车场的车位却已经停满了。

陈亮皱了皱眉头。

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会让他来这个酒吧,唐梦茹他们到底是招惹了什么人,会被带到这里来。

看了一眼兑换的金币还有,陈亮也就放下心来。

只要有金币,他就能兑换技能,也不怕对方耍什么阴谋手段。

打了个电话给唐梦茹,果然被刚才说话那个男人给接了起来。

随后,门口负责安保的两个黑衣壮汉对讲机响了。

看了一眼陈亮,两人上前,道:“跟我们走。”

陈亮跟在二人身后,走进酒吧。

当掀开酒吧门口的黑布之后,一股音浪袭来,暴躁的音乐震得他耳膜生疼。

在外面还没那么确切的感受。

说是酒吧,其实是夜场。

昏暗的灯光闪得人眼花缭乱,空气之中弥漫着各种烟酒味,还有优劣混合的香水味。

越过场中不断扭动身躯的年轻人,两人七弯八拐的将陈亮带到了储物间。

门口站着一个把玩着匕首,面色凶狠的男人。

见到陈亮时,眼神轻蔑的上下扫了他一眼,道:“你是来带那两个老家伙走的吧?”

陈亮眉头皱得更紧了,道:“嗯,钱也给了,人可以放了吧?”

那壮汉给了个眼神,带陈亮进来的二人,打开被锁起来的储物间。

顿时,一股难闻的味道从里面飘散出来。

陈亮警惕的看了看几人,捂着鼻子走进储物间。

看到丈母娘和老丈人两人坐在地上,脸肿得跟猪头似的,身上脏兮兮的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臭味。

面前还摆放着一个狗盘子。

他急忙上前将二人搀扶起来,道:“爸妈,你们没事吧?”

唐梦茹被关得浑浑噩噩,见到陈亮,顿时怒火中烧,一个耳光抽了过去。

即将抽到的时候,陈亮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手上微微用力。

痛得唐梦茹龇牙咧嘴,用力挣扎才把自己的手给抽回来,怒指着陈亮的脑门道:“你个王八蛋!说好了第二天还钱,你故意拖那么久,你就是想要害死我们是吧?”

“陈亮,你太过分了,也太不讲信用了,亏我们那么信任你!”陈亮老丈人脸上的肌肉颤抖不已。

这三天,差点儿没把他给活活饿死。

二人说话时,喷了漫天的口水。

两人口中一股臭味,陈亮嫌弃的捂着鼻子,没有跟他们计较。

他肯只身前来救人就不错了,居然还一通臭骂,就没见过这种丈母娘和老丈人,不识好歹!

早知道他们日子这么好过,自己该晚两天再还钱的。

唐梦茹见陈亮居然还敢嫌弃她,二话不说,一口咬在了陈亮手上,硬生生咬出牙印,都快出血了,这才松口!

一脸愤愤不平的瞪着陈亮。

“嘶...”

陈亮痛得捂着手,也回瞪了一眼。

这老娘们儿,真不应该来带她回去,得让她多待几天才对!

陈亮心中憋着一口气,但怕在酒吧耽搁时间长了,会出意外,只能忍下这口气。

但也不想理会唐梦茹,一个人往外走了。

“王八蛋,你给我站住,我还没骂够呢!”

唐梦茹怒喝着追了出去。

看到门口的壮汉时,本能的吓了一跳,想要缩回储物间,不敢出去。

壮汉咧嘴森冷的笑着,拦下了陈亮,冲储物间道:“你们可以出来走了,但是...他得留下。”

壮汉双眸冰冷的瞥向陈亮。

唐梦茹这才探头探脑的从储物间看向壮汉,小心翼翼道:“真...真的吗?”

见壮汉点头,唐梦茹独自一人,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也不管身后她老公还有没有力气走路。

当然,也没有理会被壮汉拦住的陈亮。

她只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多待一秒钟她都会浑身不舒服!

陈亮的老丈人出储物间时,低着头,故意装作没看到陈亮,顺着墙角就那么离开了。

这一幕,让陈亮的心都凉透了,无奈的苦笑着摇头。

自己怎么就摊上了这种没有感情的丈母娘和老丈人?

“钱已经给你们了,也照你们意思,我亲自过来接他们了,留下我是什么意思?”陈亮淡然问道。

看着他这淡然的模样,壮汉忽然很不爽,咧嘴狞笑道:“留下你,当然是还有点事情,想跟你聊聊了。”

闻言,陈亮往前走了。

却被刚才带他进来的两个壮汉给拦住了路,他回头疑惑道:“不是有事情聊吗?还不快走?”

“小子,你很嚣张啊!”

这让壮汉更不爽了!

森冷的瞪着陈亮,走到他面前,狰狞道:“希望你小子待会儿还能这么嚣张!”

陈亮既然敢进来,那就想到了会有这么一个情况。

反正还有金币,今天的兑换技能次数也还在,他有什么好畏惧的?

在壮汉的带领下,上了二楼的VIP包房...

这里比楼下更豪华,可以是卡座,关上门也可以是单独的包房,供一些有身份地位的年轻人专用。

包房里站满了凶神恶煞的壮汉,一个个身上纹龙画虎!

正中间的位置,瘫坐着一个光头,眼角一道狰狞的刀疤,神色阴郁。

一左一右两个散发着风俗气息的女人,紧靠在他怀中。

他连自己坐起来都办不到,要靠手下抱着。

抽根烟都需要身旁的帮他点烟,抖烟灰。

想起当时在赌场,被那个人凶狠残暴的废掉四肢,他仍然心有余悸。

还好对方没有想要他的命,否则,他连当个什么都做不了的残废的资格都没有。

刚开始,他也接受不了,变成一个残废。

他弟弟吴天给他找了最好的医生,看过片子之后,都得出了一个结论,他这辈子只能这样了。

骨头太碎了,都镶嵌进肉里了!

他只能放弃重新站起来的想法,心中也想过报仇。

但连他弟弟吴天出马,都没能替他报仇,他只能咬碎牙齿咽下那口恶气。

每天颓废的靠酒精来麻醉自己,才能入睡。

他的旁边坐着张明浩,同样左拥右抱。

只不过,他不敢将精力放在身旁的女人身上。

端起面前的酒杯,恭敬道:“这次多谢刀疤哥的帮忙了,只要把那个人打到永远消失在我眼前,钱的事,按之前说好的三十万一分不少,我再加十万!”

刀疤淡淡的点了点头,那是他唯一能动的部位了,淡然道:“行,小事一件而已。”

张明浩轻轻碰了一下酒杯,自己一饮而尽。

随即,急忙捧杯递向刀疤,被他瞪了一眼,赶紧放下酒杯。

身旁的两个女人,拿起酒杯,红唇抿了一小口下去,嘴对嘴的喂给他。

此时,包房门打开。

一个壮汉在前面带路,把陈亮带进了包房。

见到陈亮出现,张明浩嘴角勾起一抹狞笑,道:“你来了。”

“是你?”陈亮惊疑道。

“对的,是我。”

张明浩脸上忽然绽放出灿烂的笑容,似乎已经看到陈亮被废掉的惨状了。

陈亮没想到竟然会是张明浩!

他上次小惩大诫,饶了张明浩一次,这次居然还敢报复他?

陈亮冷冷的看着张明浩。

这让他非常不爽。

整个包厢里都是刀疤的人,他一个废物,凭什么敢那么看着自己?

张明浩将手中的酒杯重重一掷。

“咄!”

清脆的声音响起,气氛瞬间变得凝重。

张明浩森冷的看着陈亮,狞笑道:“给老子跪下!”

伴随着话音,包房里的壮汉,双眸气势汹汹的瞪向陈亮!

由于包房内灯光昏暗,瘫坐着的刀疤,并未第一时间认出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