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鸣声响,眠月高悬。

天,将亮未亮。

“咚咚。”

“咚咚。”

寂静的客栈蓦然响起敲门声,不疾不徐,既不会让屋内的人听着觉得烦躁,也不会显得漫不经心。

“吱……”

陆洲打开房门,看见房间外站着一个人。

他的眉毛很浓,眼睛细长,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线,整张脸显得阴鹜而冷漠。

陆洲的眼中已经有了笑意,道:“阁下找我?”

他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没有丝毫被吵醒的烦恼,仿佛眼前的这个人就像多年的老友一般,其实这只是两个人的第一次见面。

谁知道面前的人只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陆公子,在下千牛卫校尉昂格尔,朝都统听说你来了,让我来通知你,巳时云汐楼设宴。”

“云汐楼?只宴请我一人?”

“不,还有沈洲城附件大大小小七十余门派的修士。”

“这个阵仗有点大,不去行不行?”

“朝都统的宴请从没人敢说不去两个字。”

“就是一定要去了?”

“是。”

陆洲叹了口气:“既然如此,还请回去告诉朝都统,陆洲巳时一定会出现在云汐楼。”

“不用,我就在这等着你。”昂格尔冷声说道。

“……”这人是不是有点死心眼?

陆洲暗叹一口气,沈洲城大大小小七十余门的修士,朝鲁大都统这是要做什么?

专门从凌云阁弟子中把自己挑来,现在看来,绝对不是因为自己更熟悉沈洲城。

看来这个宴,不好赴啊……

两个时辰后,陆洲跟在昂格尔的身后,走在去往云汐楼的路上,他既没有坠的太远让昂格尔觉得疏离,也没有跟的太近让路人觉得两个人关系亲密。

就算偶然有人视线看向他们,也只会以为是两个恰好走在同一个方向的不相干的两个人。

走路也是一门学问。

陆洲的眼睛不经意的落在昂格尔腰间的剑上,三尺长的长剑连剑鞘都没有,明晃晃的悬在腰间,阳光照耀下更是耀眼。

走进云汐楼,这时已经坐满了宾客,显得分外拥挤。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昂格尔的身上,因为他的剑太过耀眼。

前后脚进来的陆洲就像不起眼的石头,自动被忽略掉。

酒楼里设宴的桌子已经没有了空位,但是陆洲一点都不着急,因为他知道督府的人既然让他来,肯定会有所安排,他在路上耽搁了这么多天,督府的人就等了这么多天,从他出关等到他进城,一直有双眼睛在盯着他。

可能还不止一双。

他找到个角落,要了一壶酒。

酒没喝,倒了一杯,就放在面前。

不一会,昂格尔走了过来:“陆公子,已经安排好了位置,还请跟我来。”

陆洲只是点点头,将桌子上的酒杯一推:“今日劳烦昂兄,一杯薄酒,不成敬意。”

昂格尔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带着几分鄙夷。

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陆洲放心了,把酒壶放进乾坤袋,再把昂格尔喝过的酒杯也拿在手里用袖子擦一擦杯口然后也放了进去,丝毫不在意昂格尔异样的目光。

“不知今日受邀请的还有谁?”

“凉山书院林和先生、金刚寺枯叶禅师、水月庵静无师太、南海镖局总镖头诸葛大山……还有附近的小门小派,我记不住。”

陆洲道:“清溪书院来了没有?”

“来了。”

“来的是谁?”

“你的师弟,黄达成。”

陆洲点点头,不再说什么,只是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恰好这笑意被昂格尔看在眼里,他的眼里的不屑也是一晃而过。

然后,陆洲在伙计的安排下,不紧不慢的走到属于自己的位子,同桌做的一个老和尚,一个尼姑,一个儒生,陆洲认得他们便是刚刚昂格尔所说的林和先生、枯叶禅师和静无师太,至于其他人中谁是诸葛大山镖头,陆洲猜不出来。

坐在位子上之后,其他人也开始观察起陆洲,要知道能坐在这一桌的,都是名震沈洲的大人物。

这个年轻人是谁?

“阿弥陀佛,贫僧观施主面相生分,不知施主是?”枯叶禅师双手合十问道。

陆洲连忙诚惶诚恐的站了起来:“小门小派,刚好没有位子了,便被安排过来叨扰各位,还望海涵,海涵。”

“原来如此。”

众人虽然不信,但是他们也能看穿陆洲只有结丹境的修为,自然也不再将目光放在他的身上,开始各自聊了起来。

凉山书院林和叹气说道:“朝都统最近让我们凉山书院搬出凉山,给一清观腾地方,我堂堂凉山书院屹立千余年,难道说搬走就搬走?”

枯叶禅师道:“阿弥陀佛,林施主切勿急躁,今日我们便和朝都统说个明白。”

林和道:“枯叶大师哪有这么简单,宴无好宴的道理你应该比在下懂,朝都统请我们来,可不是为了和我们商量的。”

静无师太怒道:“偌大的朔国,总不能欺人太……”

静无师太的话没说完忽然停顿了,他看见从不远处的帘子忽然卷了起来。

一个身影从帘子后面缓缓走了进来。

这人穿着一身貂绒毛氅,头上扎着北蛮的发髻,浓眉之下一双眼睛仿佛能够洞穿人心一般。

众人连忙起身,陆洲也跟着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

“朝都统。”众人齐齐拱手。

陆洲没有去看来人,但是他知道,这个人就是沈洲城督府都统朝鲁。

“今天宴请诸位道友,诸位能够赏脸光临,朝某倍感荣幸。

我大朔入主中洲以来,百姓安居乐业,修士资源共享,天下各派百花齐放,一片盛世。

只不过大家应该也知道,大朔以道门为国教,可现如今沈洲城不说城内的灵泉被书院佛门占了大半,就连城外的洞天福地也都有归属,我道门却无安身之所,这不合规矩啊。

尤其是凉山书院,我派人过去,好像不太受林院主的待见?”

众人没想到朝鲁压根没有前戏,直奔主题,纷纷面色一变。

“朝都统,你到底想说什么?”林和站了起来,面色涨红。

朝鲁微微一笑:“我听闻儒门圣人讲究一个仁字,今日我道门居无定所,那么满口仁义的林院主将凉山书院让给我道门,不知,可否?”

“放屁,我堂堂凉山书院屹立千……千……”

他的话没说完,突然捂住了脖子。

血水顺着他的指缝喷涌而出,洒落在酒桌上,林和双目圆睁,捂着脖子轰的一声倒在地上。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枯叶禅师连忙念了句佛号,然后便开始闭上眼睛两耳不闻了。

静无师太也是脸色变得惨白。

陆洲叹了口气,刚刚那一剑是朝鲁身后的昂格尔所斩,但是昂格尔却没有离开半步,只是挥出的剑气便割断了林和的喉咙,仅仅一剑而已。

他的剑耀眼,更要命。

“哈哈,一点意外,希望诸位不要介意。”朝鲁笑道:“其实我们大朔对治下的子民还是很友善的,只要愿意加入朔国的修士,我大朔必定扫塌相迎,比如我今天要给大家介绍一位修士……陆公子?”

陆洲无奈站了起来,冲朝鲁微微一笑。

“陆公子以前是清溪书院的弟子,后来投入大朔凌云阁门下,这样的人才正是我大朔所需要的,今天我便当着所有人,任命陆洲为千牛卫校尉。”

哗!

千牛卫校尉?

结丹境修为?

要知道在沈洲城,千牛卫是人人谈之色变的魔头,而千牛卫的校尉更是魔头中的魔头,整个沈洲城,千牛卫校尉听说只有五人,陆洲是第六个,让众人惊讶的是,陆洲只有结丹境的修为。

一桌子的其他人看向陆洲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多谢朝都统,陆某愿效犬马之劳。”

陆非微微作揖。

“陆校尉,无需客气,说起来你应该叫我一声师兄,我与你同为凌云阁弟子,我敬你一杯。”朝鲁端起酒杯走了过来。

他之所以这么做,除了一个特殊的原因,还有要将陆洲树立成标杆的意思,让更多的修士愿意投到朔国的旗下,无休止的征战并不是朔国的目标,他们需要的是资源,是臣服,而不是杀戮。

朝鲁很聪明,当他知道陆洲的时候,就开始考虑如何利用陆洲的身份,他传讯凌云阁将陆洲派过来,从陆洲出关到进城,他一直在观察陆洲,陆洲昨天去了清溪书院的情形他也查的清清楚楚,甚至就连陆洲刚刚走进酒楼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在眼里。

在他眼里,陆洲实力不高,但胜在性格沉稳……嗯,胆小,从大荒来到沈洲,未曾敢用神通赶路,不紧不慢足足走了半个月,让自己一番好等。

好在人最终还是来了,不过是否忠诚,还需要一些考验。

朝鲁走的近了,看见陆洲从乾坤袋掏出之前准备好的酒壶酒杯,不疾不徐的给自己斟满,嘴角的笑意顿时凝滞住。

这小子……

他娘的也忒怕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