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楚了吗?”

“看清楚了!”

“杀心?”

“杀心!”

陈长安得到确切答案,长长呼出一口气,然后带着玩味的笑容道:“我记得你没有给他说过关于这方面的事情。”

“的确没有。”

陈远眼中带着惊叹,他没想到早上还平平无奇的王陆,只不过转个身,就将这套刀法最难的地方解决了。

“他这是怎么做到的?”

陈长安同样惊讶,但却更在乎这背后的东西。

他是个废人,不能习武。

陈远思索片刻后,用一种不确定的语气说道:“我师傅曾经说过,有一种人是天生的屠夫,打娘胎出来,就带着一股杀机,如果不被外力干预,可能一辈子也不会展现出来。”

“你的意思是,这个王陆是天生的杀胚?”

陈长安笑了笑,继续说道:“那倒是最适合跟妖鬼厮杀。”

陈远点了点头,常人面对那些诡异东西,无论多大胆子,心中都会生出恐惧。

只有经过不断训练,才有可能将其克服,而他之前说的杀胚,先天就不怕这个。

“少爷,这小子是个人才,我想将他引进镇魔司。”

陈远怕陈长安另有安排,所以忍不住开口要人。

“只要他答应就行,我只不过临时起意而已。”

陈长安说完转身离开了这里,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陈远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去王陆家看看。

如今局势不好,镇魔司人手已经捉襟见肘,他既然碰到了,就不想错过这个人才。

……

“大哥,你刚刚好威风啊!”

丫蛋儿早就不哭了,满脸兴奋的围着王陆跳来跳去,嘴里不停念叨。

倒是李兰还显得忧心忡忡,嘴里不停喃喃着:“把他们都得罪了,以后在村里可怎么过啊!”

王陆听了几句,眉头皱了起来,最后忍不住劝到:“咱们怎么过,关他们什么事?娘你放心把,我很快就能带你和妹妹过上好日子的。”

“什么好日子!你难不成还想离开这里?外面很危险的,一不小心就会丢了小命,咱们安安心心在村里待着不好吗?”

李兰尖叫起来,对他之前的表现下意识忽略。

眼看着再说就要发生争吵,王陆没有继续争辩,转身将柴刀放下后,就准备出去。

然而,一个意外的来客,让他顿住了脚步。

“有事?”王陆沉声问道。

陈远哈哈一笑,自来熟的进了院门。

李兰见有陌生人上门,便将丫蛋儿拉在身后,一起回了屋子,但注意却没有从这边挪开。

“你之前的表现很让人惊讶,不得不说,我看走了眼。”

陈远呵呵笑着,不断打量王陆,像是要看出朵花来。

之前有多不爽,多不顺眼,这会儿就有多欣赏。天生杀心,可比后天培养的更加难得,他绝不会放过的。

“十天之约才刚刚开始,你来早了。”

王陆被看的有些别扭,同时也有些懊恼,这些村民将他的计划全打乱了,提前被发现,也不知道会不会生出变数。

“诶,别提那个赌注了,在你杀心显露时,我就已经输了。”

陈远毫不在意的摆摆手,斟酌一番后继续道:“你天赋很好,留在这村里实在太浪费了,加入镇魔司吧,我给你做引荐人。”

他是真的想将王陆拉进来,正如之前和陈长安说的那样,如今定远府各地诡异事件层出不穷,人手严重不足。

一个有天赋的好苗子,无论如何都不能错过。

王陆还没说话,已经进屋的李兰就大叫起来,“我儿子哪里都不会去的,他就在家里!”

陈远面色一僵,有些尴尬。

王陆摊开手,“我是想和你去,只要她答应就行!”

闻言陈远长出一口气,“这好办!”

他就怕王陆自己不肯离开,那样的话得花很大功夫才行,眼下不过一乡下妇人阻拦,这反而简单了。

在王陆的注视中,陈远整了整衣领,然后将身上的灰尘拭去,随即径直走向茅屋。

屋里李兰坐在长凳上,心中有些害怕,死死抓住丫蛋儿的手,见他走过来,便抢先道:“这位大人,我就这一个儿子,王家还指着他延续香火呢。”

“呵呵,婶子莫急,我镇魔司不会强人所难。但你要想清楚,拒绝征召的话,可是会留下记录的,对您儿子孙子甚至重孙,都有不小的影响。”

陈远笑呵呵的说道。

“什么影响?!”李兰声音变得尖锐起来,“我只是不想我儿子去送死而已,难道这也有错吗!”

“当然没错,不过大乾律中明文规定,但凡有能力却拒绝镇魔司征召者,其子孙三代不可为官,不可参加科考。而且,机会只有一次,就算以后想加入也不行了。”

陈远将自己的身份令牌放在桌上,“我知道婶子你不识字,这没关系我来告诉你,牌子上是我的官职。镇魔司千户,你知道什么叫千户吗?就是管着一千个人那种,虽然算不上大官,但好歹还有些权力。”

李兰被说的六神无主,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心神全被陈远说的话占据了。

拒绝这次征召,意味着从王陆这辈开始算,往后三代都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

好像挺严重的样子啊!

陈远见她动摇,连忙趁热打铁:“婶子你放心,王陆既然是我引荐的,在镇魔司我自然会照顾他,不一定就会死。而且,只要以后立了功,那就是光宗耀祖的好事啊!”

光宗耀祖?

李兰心中一动,想到自己男人死时,嚷嚷着愧对先祖时的悔恨模样,或许可以让陆儿去试试?

而且眼前这人浓眉大眼,应该不会食言的吧?

“真的?你可不要骗我啊!”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陈远心里暗呼成了,随即说道:“婶子你放心吧,陈某别的不敢保证,但说话算话还是能做到的!”

“好!我答应你了!”

李兰咬了咬牙,神情艰难的说道。

眼见事情敲定,陈远收敛脸上表情,起身甩了甩衣袖,然后行礼道:“婶子高义!你放心,只要我还在一天,就绝不会让陆儿出事!”

“唉~”

李兰一声叹息,眼泪不自觉的就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