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感应到教皇厅那冲霄的锋锐之气,圣域的众圣斗士纷纷侧目。

金牛宫,阿鲁迪巴坐在台阶上,抱着头盔自语道:“修罗那家伙突然发什么疯?居然在教皇厅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即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他仍旧能清晰地辨认出,那独特的锋锐小宇宙气息源自摩羯座的修罗。

也亏得修罗只是释放了自己的气息,并没有与人发生战斗,否则他们几个黄金圣斗士可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漏过什么邪恶之徒登上了圣山。

教皇厅,见修罗如此不给面子,亚历士面具下的脸黑得如同锅底一般。

“不懂变通的死心眼!”他恶狠狠地在心底咒骂道。

摩羯座黄金圣斗士,历来是十二宫中对女神最虔诚的信徒,已经到了刻骨铭心的地步。

他们可以为了女神对任何人拔剑。

即便是同伴!

清楚知道这一点,恶念撒加没敢激怒修罗,强自压着火气道:“那你想怎样?”

他不愿为了这点儿无关紧要的小事和修罗动手。

万一暴露身份,因小失大,那可就糟糕了。

修罗收起自己的小宇宙气息,重新恢复古井不波的状态,平静道:“以你的能力,应该可以轻松读取这个孩子的记忆。”

“至于该如何处置,待你验证他的身份以后再做决定不迟!”

“好!”

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他继续纠缠,教皇耐着性子从宝座上站了起来,径直走向地上的殷十七。

旁边,巨鲸座的摩西斯眼观鼻,鼻观心,好像变成了一尊石像,对于教皇厅的变化充耳不闻。

因为,无论是教皇,还是摩羯座的修罗,都不是他所能招惹的大人物,

他只能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有听到。

殷十七则看着教皇缓缓伸过来的那只手,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心中紧张到了极点。

最后的考验到了。

只要渡过这一关,他便在这个异世界拥有了‘合法正常’的身份,没人会再怀疑他的出身,他将真正在这个异世界站稳脚跟。

将手掌按在殷十七的头顶,教皇燃烧自己的小宇宙,并试图读取对方大脑中的记忆。

擅长精神攻击的他,对于这种简单的小事,拈手就来。

“嗯?”

就在他用小宇宙力量直接接触殷十七的瞬间,有一股奇怪的,十分轻微的波动一闪而逝。

若不是他原本就擅长精神攻击,根本就无法感应到那微不可察的瞬间。

他微微皱眉,集中精力,在殷十七的体内搜寻了一番,可惜什么也没有找到。

这个孩子只是一个普通人,连小宇宙的力量都没有开启。

“难道只是我的错觉?”他有些困惑。

“或许,只是最近处理政务太多,有些累了吧?”他如此安慰自己道。

搜寻无果,他只得转而读取殷十七的大脑记忆。

他可没心思和修罗纠缠,还是早点儿把事情了结更好。

随即,殷十七的过往记忆就像剧场影像一般,事无巨细,一一展露在他的眼前。

大约一分钟后,他收敛自己的小宇宙力量,转身回到了教皇的宝座之上。

“结果如何?”修罗仍旧不带一丝情感地问道。

“他只是这次灾难的幸存者,确确实实和天外的邪恶无关!”教皇略微不爽地回道。

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他用不着刻意说谎针对。

更何况,整个圣域不止他一人会读取记忆,万一修罗这个死心眼的家伙又找其他人来验证,那教皇的公信力可就荡然无存了。

这会严重动摇他的统治。

“是吗?那我回去了!”

修罗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教皇厅。

地上,听到两人的对话,殷十七既惊讶,又惊喜。

教皇显然没有读取到他真正的记忆。

他猜对了。

作为被选定的‘骨骼清奇’者,他在被送来这个异世界的时候,冥冥之中的那一股力量便为他安排好了一切。

如今,他的真实身份就是这一次灾难的幸存者。

至于他原本的身份,他会深深地藏在心底,绝不会再对第二个人提起。

听到修罗的脚步声走远,摩西斯这才抬起头道:“教皇大人,那我们……”

不等他把话说完,教皇极其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出去,不要再来烦我!”

经过修罗这一通闹腾,他的心情已十分糟糕。

若不是为了维持教皇的风度,他都忍不住将这两个烦人的家伙给宰了!

“是!”

见他发怒,摩西斯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而后带着殷十七匆匆离开了教皇大厅。

两人沿着原路返回,向山下走去。

路过摩羯宫,殷十七远远对着修罗行了一个礼。

“多谢大人!”

若不是修罗及时出现,只怕他就莫名其妙地死在教皇手里了。

修罗没有说话,静静站在昏暗的神庙中,只有那一身黄金圣衣散发着金色辉光。

“走吧,不要打扰修罗大人!”不想在这肃穆的神庙中多待,摩西斯小声催促道。

“嗯!”

殷十七随即跟在他的后面,向摩羯宫的出口走去。

只留修罗站在昏暗的神庙中,望着他俩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不多时,殷十七两人便走出了白羊宫。

下山比上山可容易太多了。

摩西斯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而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圣山上的气氛实在太庄严神圣了,即便是他这样的圣斗士也不愿意过多停留。

并不是他讨厌这种气氛,而是这种气氛太过压抑,会不自觉地压制个人本性,就像心里多了一座大山般难受。

所谓‘神威如狱’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殷十七则小心翼翼地问道:“请问摩西斯大人,我想加入圣域,为雅典娜大人的正义而战,需要办理一个什么样的手续呢?”

“你就这么想加入圣域吗?成为圣斗士,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啊,少年人!”摩西斯无奈地看了他一眼道。

每年世界各地都会有无数年轻人来到圣域修行,希望成为雅典娜大人的圣斗士。

可惜,真正能成为圣斗士的人寥寥无几。

绝大部分的人都只能败兴而归,又或者‘永远’地留在圣域。

“可是……可是……”

殷十七‘眼泪婆娑’道:“我的家已经没有了,亲戚朋友也都没有了。”

“除了留在圣域,我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去的地方了!”

摩西斯听了直挠头,这个少年已经无家可归。

又兼年岁不大,完全没有自力更生的能力,若是任其自身自灭,只怕早晚都是死。

作为雅典娜的圣斗士,他自然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

更何况,这个少年还是他亲自带到圣域里来的。

无论如何,得将其安置妥当,这才能不负女神的正义之名。

“好吧,我这就带你去圣域的斗士训练营里报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