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四象诛邪阵

……

“就是现在!!…四象诛邪阵!!”

四道刺目的金光冲天而起,眨眼间把狐媚女人笼罩在内。

金光神符中蕴含的至阳之气,是所有妖邪的克星!

“啊…!”

凄厉的惨叫响了起来。

狐媚女人在阵法内剧烈挣扎。

这时候她再也顾不得隐藏实力,一股股灰白色的妖气,如同怒涛一般,从体内喷发出来。

阴寒的妖气与至阳之气一撞,腐蚀般的声音不绝于耳。

一个先天期妖魔的实力,超过了徐君明的想象。

十二张‘金光神符’叠加,再加上‘四象诛魔阵’的加持,居然还拿不下她。

看着晃动的阵法,徐君明脸色一变,暗道‘不好’!

顾不上其它,把鹿皮袋里剩下的‘斩妖符’全拿出来,一股脑贴到自己的桃木剑上。

体内真气搬运,一个箭步上前,拔剑朝妩媚女人胸口刺去。

“啪…!”

桃木剑直刺进三寸,便被一双长满黄毛的利爪死死抓住,难以再进。

一头一人高,一身黄毛被至阳之气摧残的斑驳无比,仿佛癞子般的大狐狸,取代了先前的妩媚女人。

满是仇恨的竖瞳,仿佛杀人一般的目光,死死盯着徐君明!

“臭小子,老娘要把你挖心刨肝,抽出你的骨头,一根根嚼了吃!!”

“只怕你没有这种机会!”

左掌握右手,徐君明爆发全身的力气,死命握住桃木剑朝里插去。

可惜他的努力只是让桃木剑前进了半寸,便再无动静。

“嘿嘿,臭小子,你一个先天都不到的小修士,奈何不了老娘。还是乖乖撤了这阵法,说不定老娘还能发发慈悲,饶你一命!”

黄毛狐狸死死抓着在‘斩妖符’加持下,坚如精钢的桃木剑,还要用自己的妖气抵挡十二道‘金光神符’形成的‘四象诛邪阵’。虽然凭借高深的修为,占据上风,但想要杀了徐君明却也不容易。

不过徐君明也明白,这种局面维持不了多久。若是不想其他办法,等着这狐妖出来,自己绝难活命。

“看来只有兵行险着了!”

咬了咬牙,徐君明分出一丝神识,沉入丹田!

围绕着青铜镜,‘镇尸符’、‘斩妖符’、‘金光神符’如同三颗卫星,熠熠生光。

这三枚符篆,都是他对道法的感悟结合灵气诞生的符篆种子!

他想到的办法,便是自爆其中一枚,这样一来他就能临时获得,相当于先天期初期修士全力一击的法力,而代价便是符篆破碎,丹田受伤,要在病榻上躺上一个月!

但比起丢命而言,躺上一个月反而变成了微不足道的小事。

徐君明心思果断,性格刚毅!

决心一下,便迅速行动起来。

黄毛狐狸也是积年老妖,看到徐君明脸上神色变化,便瞬间察觉到了危险。

顾不上‘四象诛邪阵’的压制,背后修长又粗大的长尾甩动,直朝徐君明胸口打来。

不过她的动作到底还是慢了一步!

“轰…!”

被引爆的‘镇尸符’瞬间化为澎湃的灵气,强横的冲击力,让徐君明丹田仿佛炸开一般,剧烈的痛楚闪电般溢满心头。

闷哼一声,脸色顺便变得苍白。但很快一股不正常的潮红,出现在他的脸颊,一股强横的灵气顺着经脉,直入桃木剑!

耀眼的白光从桃木剑升起,徐君明奋起全力,超前一刺!

“咯吱…!”

伴随着略显刺耳的摩擦声,凄厉的惨叫再次在他耳边响起,一捧赤红色的腥臭妖血喷了他满脸。

徐君明还没来得及享受战胜强敌的喜悦,就被飞来的狐尾打飞出去!

飞出五六米,恨恨砸在地上,又翻滚十几米后,撞到一棵树后才总算停下来。

“哇…!”

一口逆血喷出,徐君明捂着仿佛裂开一般的胸腹,身上的气息瞬间萎靡下来。

已经站不起来的他,只能歪头看着被刺穿心脏的狐妖,气息越来越弱,想要逃走的妖魂,也被‘四象诛魔阵’封锁在内,然后被‘金光神符’的阳气炼化。

“终于死了!”

心头一松的徐君明,再也抵挡不住脑海中的眩晕,脖子一歪,彻底晕了过去。

……

等他再睁开眼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

简单的打量了一下周围。

白色的蚊帐,青色的床单,旁边角落里放着衣柜和桌子。整体来看这都是一间很普通的民居。

胸口贴着膏药,衣服也换过了。

很显然他最后拼命的举动,让自己成功活了下来。

神识沉入体内,原本溢满真气丹田,此刻只剩下浅浅一层。‘金光神符’和‘斩妖符’的种子仍在,但‘镇尸符’却消失了。

早就料到的事情,现在再‘看’到,仍然不免叹气。

按照四目传授的‘登真诀’搬运周天,一股刺痛从丹田,以及周围的经络中传来。

徐君明闷哼出声,不敢再动!

细碎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

“吱呀!”

伴随着开门声,一个身穿深蓝色坎肩,扎着两个麻花辫,相貌清秀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

看到睁开眼的徐君明,愣了一下,脸上现出惊喜之色!

还没等他开口问问这里是什么地方,这女孩便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

“师傅,师叔,快来啊!徐师兄醒了!!”

伴随着一连串嘈杂的脚步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马当先冲了进来。

看形象,正是四目道长!

“乖徒弟,你终于醒了。”

看到清醒的徐君明,四目道长神色激动,眼泪差点掉出来。

三年多来,他跟徐君明亦师亦父,感情早就深厚无比,这次徐君明重伤垂死,最担心,最自责的便是作为师傅的四目道长。

看到自家师傅真情流露,徐君明心里感动之余,脸上也不由露出笑容。

“师傅,我还要为您颐养天年,没那么容易死的,放心吧!”

四目道长用力点了点头。

“好好好,师傅放心,师傅放心!”

安慰了四目道长后,徐君明目光一转,落在旁边,身穿黑色长袍,长着异于常人的‘一字眉’,国字脸上自带三分严肃的中年人身上。

这长相,跟林正英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