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孟年心头惊跳,想着自己竟然灵魂出窍的时候。

嗖!

紧接着,孟年的魂体不受自己掌控了。

好似是被魂体中的某种力量,锁定了飞走的那绿色光芒,“嗖”的飞出,速度竟然比绿色光芒还快。

“这是融入了我体内的小泥人力量,让我灵魂出窍了?”

他这时候身上有这一层淡淡的金光,很是温暖,让他无视太阳照射。

大白天的村庄,升起了炊烟袅袅。

这一刻的村中村民都都没有发现,也看不见。

在天空之上竟有两道光芒飞快的飞向了一个方向。

飞在天上的孟年看着天尽头那被白雾笼罩的巨大山峰,连绵起伏,隐隐露出来的轮廓,黑漆漆的,传递着一种诡异的魔力……

“那就是昆丘山脉了……”

孟年看着绿色光芒飞奔的方向,认出了前方是什么。

就是那些白雾,将昆丘山与昆丘城笼罩了起来,让这里的百姓村民,甚至城中的大户人家,祖祖辈辈都只能在这山下生活,从来不知道外界是什么样子。

数千年来,一直如此。

昆丘之中,就好似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一般。

嗖嗖嗖~

气流变幻。

大半天的时间,孟年竟然一直追着绿色光芒进走了几千里地。

原来灵魂出窍的飞行速度这么快!

毕竟灵魂也只是一团元气,没有了肉身的桎梏,就没有阻力,所以孟年的四叔才能够在一夜之间,从几百里外的小庄村连夜飞回家里,给孟年托梦。

而就在这追逐的过程中,孟年对前方那绿油油的光芒,心中生出了莫名其妙的亲切感,仿佛,那东西根本就是自己的血肉精气的一部分。

一下子,他脑中劈过一道闪电。

“难道,我生下来前十五年肉身亏损,一直虚弱无力,就是体内的这怪东西在作祟?”

那它为什么今天主动跑了出来?

是不是因为小泥人。

自己能灵魂出窍,是不是也是因为它?

啵~

孟年在飞行中,突然感觉自己似乎穿过了一层什么薄膜。

与此同时。

昆丘城中的某个地方,一个身着锦衣,气质沧桑的白发老者,突然睁开了双眸。

哗啦啦~~

霎时一股浑厚鼓荡的气势腾然而起,掀动他院子里的屋瓦齐震。

呼!

劲风一卷。

老人已出现在了屋顶上,看向了那黑压压的神秘山脉,皱眉自语:

“这些外界仙门中人,真是大胆,已经开始试着进入昆丘山了?”

另外一边。

在孟年心中感觉好似进入了什么薄膜之后,陡然四周天地的环境大为不同,给了他一种极其压抑的感受。

好似人落进了大海之中,四面都是压力,孤立无援的那种感觉。

昆丘山之中的每棵树,每株草,一块石头,都在冲击着他的心神。

就在这时,前方的绿油油光芒,似乎发现了什么生机,一下子从空中潜了下去。

孟年不由自主的跟着。

一下子两团光芒出现在了山脉中一座巨大的石壁之前。

石壁之前盘坐着许多人,身上都落满了灰尘,还有腐烂的树叶,连衣服都有了腐朽的气息。

孟年心惊莫名。

这里这些人都是什么人?

正在他疑惑之间,赫然发现,那团绿油油的光芒陡然没入了其中的一个“人”身上,融入了其中。

哗啦~

石壁前立即刮起了一股阴冷的怪风,吹动腐烂的落叶翻滚,哗哗作响。

被绿油油光芒入体的那个“人”,当即头颅扬起,双眼睁开,绽放油绿的眸光,闪烁阴狠毒辣的恐怖眸光。

一股气势威压传递了出去。

他转头一爪就抓了过来。

这只手之上竟然闪烁着好似金铁般的幽幽寒光凌厉之极,宛若能捏碎石头!

“不好!”

孟年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心中本能觉得不妙,大叫一声。

但。

他魂体却根本不受控制,速度竟然还没有半分减弱,宛若饿虎扑食一般,根本不“惧怕”。

没等孟年再做反应,他一股脑的就朝着那“绿人”身上扑了过去。

他的魂体穿过了那只凌厉手爪!

“哇呀!!”

那一瞬,孟年再次听到了一到痛苦至极的尖啸。

好似他的魂体根本无视了那绿人恐怖的气势,穿过他之后,带走了他身上的那东西,一口气将它吃回了肚子中。

他再一睁眼,发现自己已经从那“绿人”身上一穿而过后,去势不减的撞在了石壁上。

砰!

一阵金光刺目闪烁,孟年感觉自己像是撞在了一道弹性十足的水幕之上。

那石壁荡漾出了金辉,无比恐怖的反弹巨力传出。

咕噜噜~

孟年被弹飞了,在空中翻滚,朝着来的方向滚回去,一下子好像穿越了空间。

他最后一眼看见的。

是那被绿色光芒入体的那个人头颅又歪歪倒了下去,变得如他来时候看见的那样,与其他这里的人一样,如石头一样不动了。

是不是因为孟年那一扑,已经带走了他身上的东西的原因?

嗡~

等孟年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

他双眼睁开。

小院中天空蔚蓝,有微风吹过,带着些雨水后的泥腥味,吹得面庞凉飕飕的。

“我回来了?”

“不会又是梦?”

他正这么想着,突然眼睛内瞳孔一缩,看向了小院中的那株枣树。

那是枣树伸出墙外的一截树干。

他从门口走出去,站在了墙外。

正好看见了那被记忆中绿色光芒飞扑而过的枣树其中一节粗壮树干,此刻完全灰白,像是死去了很久的一截朽木一样。

他轻轻伸手一碰。

“哗啦”一下,这一节手腕粗细的树干变成了白色的木屑,洒了他满身。

孟年连忙抖落掉木屑,看见这一节树干断裂处的位置,有着好似被白蚁蛀噬的密密小洞,如同蜂窝一样。

“是真的,那绿色怪东西一扑的威力,竟然这么大!”

把一节枣树的树干直接扑的没有了生机,内部完全腐朽,一碰就化成了粉末。

“如果是真的,那么……”

孟年立即集中精神。

他心中惊喜。

就在他的脑海之中,那《弥罗经》的文字真实存在。

还多出了一道绿色的光芒,四处乱撞,在脑中盘旋,却被泥人的金光镇压在脑海中不得出……

那个小泥人,也在他的脑海中了。

除此之外,他意识中竟然又多了一部分区别于《弥罗经》之外的文字。

“蛮龙擤气法。”

除了蛮龙擤气法的信息之外,孟年心中多出了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

“罗越,罗家家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