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们终于从妇女的身躯爬下来。

转而慌乱地蠕动着身躯,拼命地迈动虫足,想要冲向马桶,逃回到它们的下水道。

它们只是手臂粗、热水壶长的低级虫子啊!

在族群里,它们只算是小杂鱼。

面对拥有四条进化触须的奇葩灵长类动物,它们能不被砍瓜切菜么?

“哦?居然还会胆怯逃命?这些巨虫没有想象中的鲁莽癫狂啊。”

洪逸啧啧称奇,但他岂会眼睁睁放任它们溜走?

一个箭步冲上去,洪逸四条触须再度虎虎生风。

八条蚰蜒嘶嘶低吟,惊慌失措,但终究还是抵挡不住洪逸的迫害,纷纷被破头、腰斩,痉挛的虫尸蜷缩成一团,无声地控诉着洪逸的暴行。

有些被腰斩了的蚰蜒还未死透,它们临死前疯狂地满地打滚,吱吱鸣叫,密密麻麻的虫腿仍在扭曲攀爬着,让整个卫生间看起来宛若饿鬼地狱、群魔乱舞。

洪逸也不知道,是该该一条条虫子地去补刀,还是该放任它们慢慢生命流失殆尽。

或者……

留它们半死不活地残喘,还可以慢慢研究下?

它们到底是吃什么才长出这般庞大的体型?

新闻里说,这种虫子蔓延了整个省,那它们数量该有多恐怖,数以亿计吧?

它们以前是住在哪,从哪儿获取那么多食物的?

真是勾起人的探索欲,想要迫切地揭开它们神秘的面纱。

洪逸如是想。

“呼呼……小伙子,你可还好……里面安全了没?”

这时,中年男子胡庆梁跌跌撞撞地捂着脖子,闯进家门,他心里惴惴不安,不晓得战况如何,那小伙子能否应对十条蚰蜒。

“还行,算安全了……不过你等等,我找个重物压住马桶盖先,免得再有虫子爬出来。”

“我,我老婆怎么样了……”

“不好说,你自己来看看吧。”

听到洪逸的话,胡庆梁心头咯噔一下,不祥的预感更加浓郁,他快步冲进门,拐进卫生间想要查看妻子的生死。

但映入眼帘的场景,却让胡庆梁整个人都懵了,嘴巴张得老大,险些要合不拢来。

乖,乖乖……

黑漆漆的一大片,就好似翻滚着的压城乌云,占据了地板的每一寸空间。

那全部都是蚰蜒怪虫的残躯,看起来震撼至极。

就好像满地都是被砍碎了的沙漠剧毒蝎子!

而且它们死得极其难看,空气里弥漫的浓郁化学焦臭味险些就让胡庆梁当场吐了出来。

这些都是那小伙子杀的么?

他一个人,短短不到半分钟就杀光了这些虫子?

他未免也太狠了吧!

我胡庆梁拿着两把菜刀冲去救老婆,也才勉强杀了两条就败退,还险些被它们反杀。

越是对比,胡庆梁就越是滋味复杂。

到底是洪逸太凶猛,还是他自己太弱鸡?人到中年体能下降、反应力也差,再加上肥胖影响……也确实会拉胯。

胡庆梁揉了揉眉心,转而将目光扫向浴缸旁边的妻子。

妻子的情况,可以用惨绝人寰来形容。

她浑身都布满了细密的血口子,就像是被上万根钢针刺穿了血肉,一丝丝的鲜血流满了每一寸肌肤,有些皮肉甚至翻卷了出来,露出了皮下组织……

她的耳朵、鼻子、嘴唇更是被啃咬掉一半,面目全非,整张脸都毁容得没法看了。

“丽娟?丽娟!”

胡庆梁惊悚地大叫着,想要走向浴缸旁边查看妻子的生死,可他刚刚迈出第一步,就踩到地板上的黏糊糊绿色虫血。

他吓得尾椎骨都在颤动,遍地都是蚰蜒断裂的躯壳,有些断躯还在痉挛颤动,想要临死反扑。

他又哪里有胆子跨过满地的虫尸,跑去找他老婆?

老婆固然重要……可是,他内心的恐惧仍是止不住啊!

这世上,谁都以为自己的胆子很大。

然而一旦让他们徒步行走在荒山野岭,碰到发怒的猛虎、棕熊,那绝对会吓得屁滚尿流,有多远跑多远。

那是出于自保的本能,更是对高等嗜血动物的恐惧。

“大叔,你的腿在发抖。”

“我……我,我实在看不了这一地的虫尸虫血……让我缓缓,让我缓缓……”

胡庆梁扶墙干呕着,可是只呕出一些黄疸水,这只会让他更加难受。

许是觉得自己表现得太怂,有些丢脸,胡庆梁自言自语道:

“人间正道是沧桑,虫子你不要太嚣张……辉煌时刻人人有,别拿此刻当永久……这不,再猖獗的虫子也被砍瓜切菜……”

喘了两口气,胡庆梁拍打着自己的脸,给自己壮胆道:

“小伙子,帮我探探我媳妇咋样……”

“其实不用探了……她的心膛没有起伏,明显是呼吸都断了,她的致命伤应该是脖子上的勒痕……那些蚰蜒怪虫的虫腿只会撕破皮肤,本来不会致命,可一旦它们缠上脖子,那就性命难保了,你自己也体验过一次的。”

“丽娟,丽娟啊,怪我当时犯怂,没能护着你……你不会怨我吧……”

胡庆梁悲由心生,攥紧了拳头,失落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像是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

结婚十年,尽管夫妻之间早已没了激情,不像以前那般爱得轰轰烈烈,但夫妻间已经习惯性地依赖对方,即便爱得不够深了,却也不希望对方出什么意外。

他有些悔恨,恨自己刚才因为害怕而丢下妻子……但如果不丢下妻子独自逃命,怕是他自己也搭进去,夫妻双双下黄泉,那结果只怕又更糟。

理智和情感如同水火交融,绞缠着他的内心。

“大叔你先别忙着哭……或许还有抢救的希望……嗯,你给她做一下心脉复苏,再做做人工呼吸,或许有小概率能让她恢复呼吸……至少,急救手册是这样说的。”

“什么?”

胡庆梁脸色一变,眼角的泪水都止住了,他脑海里映上刚才妻子那面目全非的面孔,以及惨不忍睹的死状。

他咽着苦水结结巴巴道:“机、机会太渺茫……试了也没用,只能作罢了,都是丽娟的命啊……”

洪逸愣了愣:“你不是很爱你老婆么,为何不想尽力一下?为了她,你都承诺把家里的物资送给我了。”

胡庆梁颇为退缩道:“她的嘴唇都被怪虫咬破,上面留有虫子的体液,万一有毒该如何是好,还谈什么人工呼吸?况且救回来了又如何……丽娟她满身创伤,拿什么去医治,最后照样凶多吉少。”

“不是你喊着我去救她的么?”

“我也没想到她会惨成这样……与其毁容活下去……倒不如死了来得痛快,我了解她,她宁可死也接受不了毁容的打击。”

“呵,随你,反正死的又不是我老婆。”

洪逸神情一窒,非常不是滋味地看着居家妇女死不瞑目的尸首。

胡庆梁爱的是完好无损的妻子吧?

原来这就是爱情么,真是别致的浪漫呐。

这个三十来岁的居家妇女,也曾光彩照人,打扮得很是艳丽地在小区里出入,玲珑有致的身材引得不少男人争相过过眼瘾。

可是在虫灾面前,她也脆弱得犹如一张白纸,长得再漂亮也不会多一条命。

十年前,中年男子年轻的时候曾意气风发,花了大把时间大把金钱这才将年轻貌美的她迎娶回家,美丽的她也确实给他挣足了面子,任谁都说他有福气娶到漂亮媳妇,可谓羡煞旁人。

有这么个出得厅堂的妻子,他怎能不加倍疼爱?

但比起妻子的命,他显然更珍惜自己的命。

至少,他没爱她爱到与她同生共死的地步。

又或者说……

中年男人爱的妻子的美貌而不是她的人,一旦她面目全非了,他对她的爱就烟消云散了。

洪逸叹了口气,心情有些复杂,也不知道该对胡庆梁说些什么。

安慰?劝解?鄙夷?奚落?嘲讽?

或许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人性,永远比想象中的复杂得多,不是单纯能以道德法律来衡量的。

他更关心的,是如何填饱肚子,解决眼前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