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打开京城的市场?”林丁强问着辛晴,“除了你父亲的朋友同事,还有其他人吗?”

辛晴微微颔首,答道:“有5家报刊、10来家新媒体会到场。这是我爸爸离开京城20多年后的第一次画展,所以在业内也很受重视。”

林丁强听后,在心里盘算起来。

如果让四花奶出现在这次画展上,不管有没有人喝,只要有其中一张照片上出现了四花奶的身影,加上现在新媒体的传播速度,就有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唤起大家对于这个京城本土品牌的记忆。

但林丁强作为一个京城爷们,骨子里面的那份骄傲和要强,都让他做不出这么肮脏的事情来。

他这人虽谈不上德才兼备,但起码在心底里还是知道有所为有所不为的道理。

虽然已经决定入股四花乳业,但要靠这样的方式来让它翻身,林丁强的心里还是觉得膈应和恶心。

“B。”林丁强暗想道。

【选择已生效,会员已注册】

既然选择了要帮辛晴一家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林丁强就必须要拿出实际可行的方案来。

在一旁准备出门遛鸟的周大爷见一伙人愁眉不展的模样,好心地说着:“老哥哥,我这儿没有什么红酒。不过饮料、白酒、啤酒都齐着呢!虽然没什么大牌子,但如果有需要,您支会一声,我立马安排!”

辛文华的笑容里除了感谢,还有些许无奈,“谢了您呐!”

林丁强想了一小会儿,向前走了两步,礼貌地问着:“辛老,您看既然现在场地都变了,那看画喝的东西能不能变变?”

辛文华长叹了一口气,“我并不是非要那批红酒,只是觉得有愧于朋友的托付,心里过意不去。”

辛晴在听到自己父亲这么说之后,头低得更低了,在她看来,这件事情完全是因为自己忙着请柬的事情而忘记了,所以才会陷入这样的窘境。

“老辛,要不你给戴公打个电话。”舒兰见辛文华来回踱步,又看到辛晴低头不语,作为妻子和母亲的她心里更是三倍的煎熬,“跟他说说情况,希望他理解理解。”

辛晴自告奋勇地说着:“爸爸,要不我给戴叔叔说吧。这件事毕竟是我没有办好,由我来说,比较合适。”

辛文华看着眼前的林丁强,问道:“小林,你说说你的看法。”

林丁强自信地笑道:“您看京城这个天气,下午三点开始正是晒人的时候。这里又不比会展中心,没有空调。就算是您朋友的酒取来了,在看画的途中拿在手里这么一晒,温度一高,也喝不出什么好来。”

辛文华点着头,背起了双手,“接着说。”

“所以,露天、烈日,一定口渴!”林丁强顿了顿,接着说道:“我认为老京城的酸梅汤正合适!”

“酸梅汤?”辛文华惊讶地说着:“我还没有见过在画展上喝酸梅汤的。”

“您看啊!”林丁强边说边比划着:“我们在这儿摆上一张桌子,再去买上几大坨老冰。有人来了,我们就拿一大铁锤凿冰送汤,配着四合院的风貌,加上您的大作,也算是一道风景。”

林丁强见辛文华的眉眼之间露出了欣喜的神色,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说道:“原来城里的梅兰芳、尚小云、马连良这些名角,他们爱的不也是这一口吗?”

“酸梅汤那个桂花味儿,喝到您嘴里它冒凉气儿。”周大爷一听,竟然摇头晃脑地唱起了消失在高楼大厦里的吆喝小曲儿来,“又解渴,又带凉,又加玫瑰又加糖,不信您就闹碗尝!”

辛文华豪迈地笑了起来,“我的老哥哥,我可是几十年没有听过这声吆喝了!”

周大爷笑呵呵地说着:“我这儿还要赶着去遛鸟呢!晚了,就没好地儿了!你们慢慢聊着!”

林丁强挥着手,“周爷,您慢走啊!”

等周大爷出了院门,辛文华觉得林丁强的建议可行,问道:“酸梅汤的确是老京城的记忆,不过你要去哪里弄正宗的酸梅汤?”

王柳顺站了出来,礼貌地说着:“辛老,我母亲会做。”

辛文华为了保险起见,追问道:“是乌梅和山楂熬的吗?”

“还要加乌枣、甘草、陈皮、干桂花,”王柳顺如数家珍地回答道:“好的酸梅汤,要糖多、梅汁稠、水少、味才浓而酽。”

一说到这里,舒兰像是真的喝了一碗酸梅汤一样,也勾起了她的回忆,“老辛,我觉得能行!”

辛文华拿出了手机,“好,我这就给戴永新去电。小林,还有这位小伙子,酸梅汤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了!”

“没问题!”林丁强拍着胸脯说道:“六子,你先回家,让柳姨熬着。我去找地方买冰。等熬好了,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们。”

六子连连点头,“行,强哥!”

林丁强还要前往会展中心的车库取车,刚一出院门,辛晴就追了上来,红着脸说道:“那个......谢谢了。”

林丁强潇洒地回应道:“没事啊!能解决问题就行!”

“你去哪儿?”

“会展中心取车。”

“我送你吧!”辛晴昂着头,看着高大的林丁强。

林丁强叉腰笑着:“我看你又忘记了一件事。”

“什么?”辛晴瞪着大眼睛问道。

“昨天60多家的请柬都送完了吗?”

辛晴瞬间惊醒,“才送了20来家!”

“那你还不快去?”林丁强看着惊慌失措的辛晴,不免笑道:“不然你父亲又要责怪你了!”

辛晴连忙跑下了石阶,“那我先去忙了!”

“快去吧!”林丁强嘱咐道:“遇事别急!开车慢一点!”

辛晴边跑边挥着手,灰色的百褶裙摆微微起伏,语气终于变得轻快了起来,“知道啦,大叔~!”

林丁强看着辛晴离开的背影,暗想道:“嘿!这口是改不了了吗?”

王柳顺这时走了出来,对林丁强说道:“强哥,我刚给我妈打了电话,她已经在准备了。”

林丁强拍了拍王柳顺的肩头,感谢地说着:“六子,你这次可是帮了我的大忙了!”

王柳顺的脸上还是露着那副憨厚的笑容,“强哥,您又跟我客气了!要不是您,我家的生意哪会有现在这么好啊!”

“我们哥俩不谈这些!等画展完了,再喝点!”

王柳顺笑道:“行啊!白的行不行?”

“行啊!”林丁强果断地答应着:“我就怕你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