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内众人闻言都是一震,惊喜之色映现于容。

52枚晶核!

要知道,那位公布末世降临的军装人说过,一枚晶核足以让普通人成为一阶进化者。

十枚晶核,便能让一位一阶进化者进阶为二阶进化者。

52枚晶核,足以再造就五大二阶进化者了。

“月姐,你说吧!这个怎么分配?”

刘晓鹏微微沉思后,说道。

温宁月看着室内的众人,问道:“你们说,十枚晶核可以让一阶进化者成为二阶进化者是吧?”

众人点了点头。

而后,温宁月颔首继续说:“意思就是,一枚晶核能够增加一百斤的力量,九枚晶核能够增加九百斤的力量,而最后的一枚晶核,应该就是打破阶位桎梏用的。毕竟,进阶不只是力量,而是全身性的进化,囊括各个方面。”

众人细思后,是这个道理。

一阶进化者有一千斤到一吨以内的力量,也就是一千斤到两千斤的力量,两千斤力量以后,便是二阶进化者。

这样说来,一枚晶核增加的的确是一百斤的力量。

温宁月继续说道:“我们在场十人,除开我便是九人,可以平分,每人五枚晶核,然后剩下7枚,我觉得可以先让小鹏进阶,毕竟他比你们的战斗经验更丰富。”

温宁月并没有优亲厚友,她将目前最适合的方案说出来。

刘晓鹏摇了摇头,说:“不行,怎么能够排除月姐你呢?”

温宁月伸手打断了他的话:“我是二阶中后期的进化者,加上气血神藏修炼法即将点亮第二颗神藏,我的力量甚至接近9吨。换算后便有一万八千斤的力量,这点晶核给我也是杯水车薪,不如先将我们整体的力量提升。”

而后她笃定,不容置疑。

众人无奈,也只得是接受这个方案。

“慢着,你吞噬晶核之时,试着修炼气血神藏修炼法,看看会不会产生不一样的效果。”

温宁月看着第一个准备吞服晶核液体的刘晓鹏,提醒道。

刘晓鹏点了点头,照着温宁月所说而做。

结果很快出来。

“月姐,我发现我的丹田神藏部位似乎也在吸收晶核液,好像被分流走了一半。”

刘晓鹏有些哭笑不得。

温宁月道:“这样说来,要进阶,我们需要常人的两倍资源。”

刘晓鹏点了点头,继续说:“不过,我感觉力量似乎提升不止一百斤,像是提升了更多,感觉变化还是挺大的,第二颗神藏也在忽明忽暗。”

温宁月攥紧了拳头,笑着说:“我就知道会是这样,一样的资源,能够提升更多,只是进阶需要两倍的资源。但是,我们的战力却不是境界能够衡量的。换言之,我们二阶的时候甚至能够战胜三阶的进化者,而且,气血神藏修炼法每点亮一颗主神藏更会有更大的质变。”

众人缳首相顾,闻言后,立即进入服食晶核液修炼气血神藏修炼法的状态中来。

不多时,52枚晶核便被尽数用光。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发,打通前往音乐厅的生命通道。”

温宁月说完后,大步流星,带着一行九人浩浩荡荡出发。

一腔正气上路,拯救幸存者,带领他们坚持到朝廷的救援。

很快,她们到了宿舍楼外。

周边零散的丧尸注意到活人的动静,向着他们所在的方向冲过来。

温宁月立身最前,持剑以对。

“准备,杀!”

接近9吨的力量太惊人了,长剑被她握在手中,随意挥舞之下,便有一只丧尸被拦腰斩断或是削首。

刘晓鹏等人虽然没有成为二阶进化者,但也是各自提升不少,从最初的慌忙应对到坚决果断,格杀丧尸的效率也是不低。

“那是?”

北蒙师范大学的食堂最高处,学校宴请客人的vip包间内,一位满面愁容的西装中年人站在大玻璃窗前,嘴中叼着一支香烟,注视着楼外游荡着校园内的丧尸。

突然,他一双眸子透过玻璃窗注视到了楼外有一队人正在格杀丧尸,像是砍瓜切菜般。猛然间,他双目瞪圆,不知不觉间香烟也从嘴中掉落下来。

这是幻觉吗?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人,特种兵也不行吧!

他使劲揉了揉自己的双眼,不敢置信。

但是,等他再次睁开双目,终于发现这不是幻觉后,更加震怖了,神色仓变,连声大呼道:“陈老,陈老!你们快来,快来看啊!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小声点不行吗?你不怕那些丧尸听到动静后,闯进来?”

此时,北蒙师范大学的校长陈长生慌张走过来,接着,他的身后,几个学校的副校长和教导主任等中层干部也陆续过来。

“王总,什么出大事了?难道还有比末世降临这个诡异的事还大?”

陈长生走近后,问道。

“你自个儿看吧!”

被陈长生称作王总的中年人指向窗外,陈长生顺着手指的方向,远眺而去。

接着,陈长生双眉一挑,取下戴着的老花镜,同样努力揉了揉双眼后,仍旧一惊地炸呼道:“我去!我这个老头子没看错吧!”

饶是他经历岁月年轮沉淀后,修养极高,此刻也是爆了一句粗口,深深惊怖,睁着不敢置信的瞳盯着窗外。

他看见。

一个身穿白色卫衣的女子一剑而已,拦腰斩断两只丧尸;一个身穿校服的男生手持一把菜刀竖劈而下,将他身前的一只丧尸自头顶斩下脖子处,丧尸的头颅瞬间炸开;一个穿着校服的女生握着一根铁架和另一个手持尖状木棍的女生打得一只丧尸节节败退,而后奋力将锐器破入丧尸的心脏部位……

“这!这!这!这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陈长生震惊,舌头打结,吐字都不清晰了。

闻言,他身后的一众副校长和主任们也是涌了过来,拉开窗帘,将视野掠宽。

一众人皆震怖了。

“天啊!这些人也太凶残了吧!猛人啊!绝世猛人啊!”

有副校长震惊而说,感到不可思议。

“那个,那个学生我好像认识!”

突然一道声音在这个包间炸开了锅,众人一齐将目光放向了说话的人,是大一的年级总主任罗昆。

见众目所对,罗昆也不慌张,皱眉在努力沉思。

突然,他双眸精光一闪,惊呼出来:“我记起来了,是在大一新生晚会的时候,那个女生还表演过节目,是我们学校语文系的大一新生,好像叫什么王丽来着。对了,她就叫王丽!当时我还给她颁奖来着,就是那个拿着铁架的女生。”

他指向窗外楼下,此时正用铁架击退一只丧尸的王丽。

铁架被王丽挥出,猛击在丧尸的脏腑,丧尸被击退的同时,嘴中涌出一股黑血,森然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