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普兰特一样,在梅林的认知中,黑暗议会从头到尾,就只有六位议会长才对。

什么时候,又冒出来了一位?

他虽然有些不信,但陆诚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他又不得不信……

再加上,他已经差不多认下了普兰特的身份。

陆城的身份也就显而易见,那么以他议会长的身份,显然更具这方面的发言权。

或许,真像他说的,这第七位议会长,是个不为人知,一直隐藏在幕后的家伙。

梅林想了想,继续问道:

“也就是说,活死人魔法,是他研究出来的?”

陆城点了点头,扯谎道:

“之前在议会的时候,他曾找我过帮忙,但是被我拒绝了,可没想到他竟然真的研究成功了。”

说到这里,陆城不禁叹了口气。

“如果我能早点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及时告诉给普兰特主教,也不会变成现在这种局势。”

梅林摆了摆手,

“这件事不怪你,要怪就怪敌人太狡猾了,你在议会潜伏这么多年,不也才知道,议会在我这里,安插了一位间谍吗。”

说到这里,梅林顿了顿,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那除了洛姆以外,还有没有其它安插进来的间谍?”

梅林是真的怕了。

这一个间谍,就弄死了两位红衣大主教。

要是再来一个,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陆诚干笑两声,连连摇头:

“其他四位议会长,这些年来都十分活跃,这些您应该很清楚,以他们的身份基本上是很难做成卧底的。”

梅林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

这么多年,教会与议会之间的博弈又不是一次两次,大大小小的战争数都数不清楚,他身为光明教皇,自然清楚议会有哪些比较活跃的家伙。

顿时,他心里放轻松不少。

不过,梅林并没有掉以轻心,这件事给他敲响了警钟,同时也让对方也尝到了甜头。

说不定,不久的将来,等这件事逐渐平息、被人淡忘后,还会发生类似的事情。

一想到这里,梅林甚至打算回去之后,把这件事写进入历代光明教皇的成功手册里,为后人起到一个前车之鉴的效果。

不过,眼下他还有几个问题,需要问陆诚。

“活死人魔法,你真的有解决的办法?”

废话,这本身就是我弄出来的,当然有办法解决了。

当然,陆诚肯定不会把心里话说出来的。

“活死人魔法的本质其实依旧是死灵魔法,神圣魔法之所以为什么对它不起作用,是因为这种死灵魔法的外面包裹了一层圣光防护,从而导致死灵魔法不会被净化。”

“还真是这样……”

即便梅林心里早就有了这方面的猜测,但在听完这句话,还是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

在活死人魔法刚出现的时候,他就察觉到了这一点。

可这种情况,实在颠覆了他的认知范围,使他无从下手,所以便放弃了。

没想到,到头来还真是这种情况。

“的确是这样,就连我也完全没想到,他竟然可以做到这一点,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位难得一遇的魔法天才,可同样也是我们需要时刻提防的对象……”

陆诚感慨了一句,然后继续说道:

“所以,想要解决这种死灵魔法,就必须要先破除他表面一层负责保护的圣光防护,这样一来神圣魔法就能起到净化的作用了。”

梅林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从理论上来说,的确是这样的没错。

可是破除神圣魔法……

总让梅林有种,从自身找缺点的感觉。

不过,仔细想想的话,在各系魔法中,好像就只有黑暗系与死灵系这两种魔法,能对神圣系魔法产生极大的效果。

想到这里,梅林顿时一愣,眉头皱了起来……

如果是其他系的魔法,那还好说。

他还可以联系一下魔法师协会,弄些帮手过来。

可,黑暗系跟死灵系的魔法师……

让他到哪找去?

等等……

梅林回过神来,看向普兰特和陆诚,随即脸色莫名多出几分笑意。

可他并不知道,陆诚也在笑。

只不过,他看不出来罢了。

……

从圣殿大厅出来后,已经是深夜。

“我就说你有点驼背吧,你还狡辩,现在好了,一目了然……”围在普兰特身边的四位红衣大主教中,留着大白胡子的老者佩恩,指着他的脊椎骨,调侃的说道。

“行行行,我承认了还不行吗?你们快别围着我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莫名的心慌……”

四位红衣大主教围着他,他能不慌吗?

“慌什么,我们又不会对你怎么样。”佩恩意味深长的笑道。

或许他们也没想当,一起共事多年的老友,竟然还能变成这幅模样?

这就跟你的好哥们,突然有一天变成了美女。

不对她深入检查一番,怎么对得起多年的兄弟感情?

可能,这些人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

不过,对普拉特更多的只是好奇罢了。

至于陆诚,早就悄悄离开了。

现如今,他的身份已经得到了光明教皇和四位红衣大主教的认同。

那么他的计划也能顺利进行下去了。

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先把圣女带回去。

毕竟,这是他答应普兰特的事情。

回去之后,珍妮芙依旧躺在床上睡觉。

可陆诚很快就发现了一丝不对。

亡灵对生命气息极为敏感,几乎是一眼,他便察觉到珍妮芙的生命气息十分微弱。

于是,他赶忙来到床边,一下撕碎了她身上的女仆装,顺便连带着内以也被扒了下来,扔到了一边。

随着那两团呼之欲出,犹如装满水的气球一般,摇摇晃晃的“圣光”,向外侧瘫软。

陆诚也看清楚了她心口的位置了。

果然……那道原本退到小臂的黑线,此时已经快要延伸到心脏的位置。

不应该啊!净化药剂不是起了作用吗?

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正当陆诚疑惑不解的时候。

可就在这时,昏暗的房间里,响起一阵敲门声。

陆诚连忙拿起被子,将珍妮芙盖了起来。

这才出声询问道:

“谁?”

“是我!”

门外响起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陆诚忍不住挑了挑眉,但他很快就平静下来。

“进来吧!”

接着门被推开,克里斯安娜从外面走了进来。

……

感谢大神恶魔,画饼充饥好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