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昊闻言疑惑的问道:“咱们这不是妖兽监狱嘛,怎么还往这送异族呢?”

“老大,因为研究院那边需要异族做实验,就发布了一个抓捕异族的任务,结果抓回来的有点多,那边监狱放不下了,就需要其他监狱帮忙关押,咱们这也有一只。”

说话的时候,两人都一脸激动、忐忑、紧张的神情。

毕竟两人是因为心理问题不能突破的,如果能够直面异族,没准儿就能一举突破。

没一会儿,就有人推着一个大铁笼子进来,负责运送的武者,看到监狱里的情形微微一愣。

心道这个监狱怎么这么多空牢房啊?

送过来的异族不是暗族,而是一只人形的老虎,跟老虎成精了似的。

这种异族张昊上课听庄信讲过,是异族中的兽族。

听起来就像是奇幻小说中的兽人。

不过和兽人那是两回事儿。

小说里的兽人,长的和人差不多,只有一些动物的特征。

什么福克斯,美杜莎、天鹅、美人鱼的,那都是一顶一的好看。

而兽族干脆就是人形的动物。

所以看到兽族的狐族也甭合计什么祸国殃民的苏妲己了。

那特么就是一只站起来的狐狸。

种族虽然不一样,但好像所有异族都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

张嘴第一句话全都一样:“人类放我出去,我要杀了你们!”

到现在张昊也没弄明白这句话有什么意义。

都特么成阶下囚了,还这么嚣张这不给自己找罪受嘛!

而且这话也有毛病。

我放你出来,让你杀了我。

干那事儿,我不有病啊!

“好好看!好好学!”

等负责的运送的武者离开,对身后的两人说了一句,张昊打开牢房走了进去。

“砰!”

一拳打在这只虎族的脑袋上,将它轰飞出去。

打完张昊眉头一簇。

他竟然没有听到元能点增加的声音。

即使因为等级原因,元能点获取变得困难,但以刚才的的攻击力度,应该可以获得元能点啊!

这时,被张昊击飞的虎族晃了晃脑袋站了起来,然后两个手掌冒出锋利尖锐的指甲向他扑了过来。

“老大小心!”牢房外面,高明和李壮顿时大声惊叫一声。

张昊抬眼看了一下。

没动。

任由这只虎族的爪子抓在自己的身上。

“刺~~~”

一阵尖刀刮铁板的刺耳声音响起。

虎族的爪子在张昊的胸膛抓过,掀起一溜火星子。

而张昊除了衣服破损没有受到一点伤害。

没有气的加持,根本破不了他的防御。

被抓了一爪子后,张昊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刚刚那一击他虽然没有受伤,但那是因为他自身的防御高。

万邪不侵并没有启动。

然后张昊就陷入了沉思,站在那里任由虎族攻击。

从万邪不侵没有启动和没有增加元能点来看,并不是所有的异族都能获取元能点,同时万邪不侵也不是针对所有异族。

不过这样也对。

所谓的异族只是我们人族对其他世界种族的一种称呼。

元能点的获取对象以及万邪不侵的“邪”,系统应该有自己一套判定方式。

只是......

是根据什么判定的呢?

牢房外面,看着张昊不断被虎族攻击,高明和李壮全都紧张无比。

可慢慢的,看到张昊一点事儿也没有,两人才放下心来。

心道:老大就是强!

难怪会是春秋宗内定的第五代宗主。

同时看着已经累的气喘吁吁的虎族,两人心里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自己害怕的就是这种攻击别人快给自己累死的废物?

我特么是不是有点太胆小了!

这时,张昊从沉思中清醒过来,一把抓住虎族的脑袋,然后“砰!”的一声按在地上。

“打起来没完了!把我的衣服抓成这样,你要怎么赔我!”

说着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要说这虎族可比暗族硬气多了,张昊打了半个多小时才给它打服。

捏开跪在自己脚边的虎族的嘴巴。

“he~~tui!”

张昊往它嘴里吐了一口口水,本来是想吐痰来着,可是他不会,就只能吐口水了。

然后拍着跟哈巴狗似的,这么被侮辱都不敢反抗的虎族的脑袋,对外边的两人说道。

“看!这就是你们害怕的异族。”

“这玩意就特么是一个沙包、痰盂,有什么可怕?”

不能获取元能点,张昊也没兴趣平白无故的殴打,刚才那就是给这两人打个样。

起身走出牢房,对着两人挥了挥手:“揍它!”

想到让自己两年不能突破的就是这么个玩意儿,他俩心中是又羞又怒。

所以听到张昊的话,全都一脸狰狞的走了进去。

“砰砰砰!”

“哐!”

“啪!”

“噗嗤!”

张昊一脸嫌弃的看着牢房里的情形。

心道这俩人变态啊!

又是板凳又是砸瓶子的!

太残忍!

“不过......总算是突破了!”看着两人身上泛起的荧光,张昊微微一笑。

就在张昊帮助高明和李壮成功突破的时候,有两个人却是等他等得都快疯了。

荒芜的世界中。

在岩浆中泡澡的老者,两眼无神的望向虚空。

“那个小娃娃怎么还不来向老祖我请教?”

“难道没有功勋点了?”

“都自己家人不用钱,你来吧!老祖免费教你!”

老者都快等哭了,以往宗里的娃娃,没有功勋点也来找他,死磨硬泡的要他传授讲解修炼巨灵身的各个关隘。

而他之所以揽这么个活儿,就是因为他现在不能离开这里,就指着教这些宗里的娃娃,有个事干,所以功勋点什么的根本不重要。

“这鳖孙谁教出来的?这耐心也太好了!”

......

岩石大山的山顶,长发武者神色平淡......不,应该是神色有些欢喜的站在那里。

“好个小辈,五天过去了,竟然还没有来向我讨教是,到是个耐心好的。”

“得到高阶武技却不着急修炼,此等心性,必是毅力惊人之辈。”

“就冲这等心性,等你来时,我便不做什么考验了。”

“话说也不知这个小辈有没有师傅?”

.......

时光如水、岁月如歌,转眼间张昊已经在妖兽监狱工作两个月了。

千星学院的研究院。

一个六十多岁穿着白大褂的老者看着笼子里瘦的骨头都要支出来,站都站不稳颤颤巍巍的疾风狼,一脑袋问号。

疑问道:“最近送来的低阶妖兽怎么都瘦骨嶙峋的?”

“监狱了闹什么传染病了?”

闻言立刻就有人给这只疾风狼带走检查。

那个被称呼为墨老的老者对身边的一个年轻人说道:“你亲自去一趟,再领一只疾风狼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