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谁枪响?”

陈麻子慌忙回头惊问。

“没,没有啊。”

属下一人回道。

“没有,哪来的枪响,人都在不?快数!”

本来只有八个人,除去他自己。按理说也用不着数,看一眼都知道。

但现在大家都喝了酒,且都有点飘。他只得将一个最简单的问题交给下属。

属下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人惊叫起来:

“独眼龙和罗圈腿没在。”

“刚才从饭店出来我们不都是一齐的吗?”

一人说道。

“是一齐的,但现在没在队伍里。”

另一人附和道。

“妈的,几个人都看不住。”

陈麻子骂手下。不知道他是骂自己还是骂手下。八个人的队伍,要骂也只能骂自己。

大家面面相觑、不知所措,乱作一团。

“还不给我找?”

陈麻子用指示。

“麻哥,到什么地方找?”

属下一人慌乱中连称呼都走样了。

“妈的,到什么地方?沿来路回去啊。”

大家这时酒醒了一半,又是吵吵嚷嚷沿来路东倒西歪走了回去。

八个人刚走回街道转角,血肉模糊的一个人,右手抱住左臂,跌跌撞撞跑了过来。

后面还追来了一群手拿长枪、长矛、大刀的村民。

大家一看,这血肉模糊之人不是罗圈腿还是谁。

谁都知道,这又是独眼龙和罗圈腿酒醉闯祸了。

陈麻子看到手下人这副样子,怒火顿起,又见独眼龙没在一齐,马上厉声问道:

“罗圈腿,独眼龙呢?”

罗圈腿好像没有听到长官的问话,嘴里朝他们大叫:

“杀人了!他们杀人了。”

回头右手指着追来的人。

“哎呦”一声,右手抱住左臂,躲到了陈麻子他们八人身后。

陈麻子此时没精力照顾手下罗圈腿。

因为那群手中有武器的村民已经越追走近。

他倒不是不敢开枪阻止这帮人。打还是不打在他的心中马上打了几个圈圈。

但情况摆在这里,如果现在命令手下开枪,双方交战,子弹不长眼睛,大刀也不认亲戚。

双方必然会有死伤,从人数上来说,自己这方没有对方多。

从现在整体势力来说,自己这边尚在酒醉中,大家打枪是个问题,不是瞄不准敌人,怕还要误伤自己人。

还有更重要的是,这是一般棋,才走了几步,可不能走死了。

要让自己有更多的收益,还不能得罪这些人,现在还不是闹翻的时候。

暂且忍辱负重吧,放长线才能钓大鱼,不是听说过韩信都愿意受胯下之辱吗?

情况已经来不及多想,对方已经追到不足十米,且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他见状,决定不打,但也不能让对方冲上来。

“砰!”他掏出手枪,朝天上开了一枪。

正在向前冲的村民被这一声枪响吓了一跳,减缓了追击速度。

“站住!到底怎么一回事?”陈麻子高声喝道。

追上来的村民见对方没有直接开枪,领头人还在主动过问这件事,他们也就停了下来。

追在队伍前方,一个半边脸上全是血,上半身**,手臂和胸口都有血迹,手中提一把大刀的光头小伙粗声回道:

“还问怎么回事,你们的人抢我们的钱,还把我们的人打死了。”

“这,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陈麻子见对方说也死了人,他没想到事态如此严重。说话也有点哆嗦了。

站在他身后的罗圈腿没说话。

他也不知对方说的是真是假。他环顾了一下己方和对方的人,一时没说出话。

“你们不信,可以回去看。”光头小伙用手中的大刀指着陈麻子一伙愤怒地说道。

“是,就是,不信,可以回去看。”同小伙追来的村民有人附和道。

“罗圈腿,独眼龙呢?”

陈麻子听说对方死了人,自己这边的独眼龙又没见,但很担心独眼龙出问题。

这独眼龙跟随他十多年,对他忠心耿耿,心狠手辣,是他的得力干将,是他最信得过的手下之一。

死谁都行,最好不能死了这个独眼龙。

死了独眼龙,等于去掉了他的条臂膀。所以他不无担心地问。

罗圈腿也知道独眼龙在陈麻子心中的份量,他听到长官的问话,吓得一哆嗦。

虽说这事怨不得他,但他们经常一起,不管是吃喝拉撒,还是干坏事。

现在独眼龙是死是活他也不清楚,反正他倒在了那间小屋内,没有跟上来,那十有**是死路一条,没死的可能性极小。

罗圈腿只得含糊应道:

“被他们杀了,在那边。”

陈麻子听他一说,知道双方都有伤亡,这事不小。先稳住对方再说。

至于以后我成了这的老大,再一个个收拾你们。

“既然双方都有伤亡,我们还是回去看看现场再说。现在也不好说是谁的责任。”

他看了看对方,试探性地说道。

对方见陈麻子没有马上抓人或者开枪,火气稍稍小了一些。

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他们其实些时牌群龙无首的状态。

提大刀的小伙回头看了大伙一眼,似是征求大家的意见。

他见大家没有说话,似乎是同意了对方的意见和小伙的默认。

“好吧,我们先回去看看。”

小伙对己方也是对对方,冷冷说道。

“既然这样,我们都把家伙收起来,不要造成更大的伤亡。”

陈麻子对大家说道。

他的手下将枪收了下来,对方有一半的放下了手中的武器,有的还是警惕的拿在手里。

村民怕陈麻子搞袭击,边退边走。

陈麻子的人放下武器在后边跟着。

在这条街道中间,有一个分叉路口,一拐进去,不到二十米,就有一间小房子。

村民退到小房子,在房子周围站成一个半圆,怕被陈麻子的人包围。

陈麻子也怕受到村民的伏击,他先让一个手下带一个人,走近小屋门口,调查里面的情况。

二人一走到门口,里面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充斥着鼻子。还听到有**声。

二人伸头进去一看,里面躺了三个人。

屋角有一人靠墙坐着,左手仿佛在用力撑着地面,右手耷拉在地上。

双腿间有血还在往外流。

此人见到门口有人,睁开眼睛无力地望了一眼,并没有显出害怕的样子,反而更大声地痛苦**起来。

很明显**声就是从那人嘴里发出的。

在门口右首,一个人静静地侧身躺在那里。

二人一看,这不是独眼龙吗?

他侧着身子,脸上好几处刀伤,右眼眼珠被打爆,半边挂在外边。

身体腰部衣服有破碎,衣衫被染红,身下一滩血。看样子已经死亡。

小屋中间一张大的四方桌,在桌子的上首方,一人俯卧在地,背上一个窟窿。身下也是一滩血,颜色已变黑。

看上去,也应该死了。

二人退了出来。向陈麻子报告:

“报告连长,独眼龙就在屋里,可能已经身亡,另外还有一人受伤,一人可能死亡,请连长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