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咽了口吐,王民拎起了旁边的茶壶往老者身前的杯子里倒满,老者端起喝了一口继续道:“你是不知道张黑五创立兴隆镖局这七年的时间内受了罪,当初他携手陈良一起在这天顺地界开设镖局,一步一个脚印,硬是把兴隆从一个名不经传的小镖局带到这在的天顺第一镖。”

王民疑惑的问“那他仇家是谁啊,至今为止报仇了么?”

“据说是十笏园的人”老者低下头压低声音。“那之后没过三天就听闻十笏园圆主陈财神死了,随后十笏园就外关闭一切经营,八年了一点声音没有出现过。就算那张黑五现在本事再大找不到仇家也不行啊。还有一种说法说,那场屠杀十笏园高手全部殒命,撑不起来这一大摊子了才消失的,且张黑五仇家已死绝了”老者摇了摇头“这毕竟只是传闻,事情的真相就不得而知了”

“哦,原来这期间还有这等因果”王民无奈点点头。

“可不是么,不过除了十笏园这可毒瘤也算是为人间解了一大难喔”

“找你说我着去了,兴隆镖局会接受我么?”王民接着问。

“肯定可以啊”老者仿佛好像是自己年轻时又有王民一般的身格去兴隆去应试去,也好像是他自己和张黑五很熟似得。“兴隆讲究的是诚信,是忠义,老朽看你面相和善同时又武艺高强肯定是可以的。”

……

天顺地界、兴隆镖局

这人满脸络腮胡子,肤色黑如墨池,长得虎背熊腰,人高马大的,给人一股子严肃劲,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觉大概小孩子看到会吓得转头就跑。此时这人坐在一把官帽椅上悠闲自得的喝着龙井茶,这龙井乃产自中原南部,距离天顺甚是遥远,不是达官显贵根本喝不到这种名贵茶品。端起茶杯,拿起茶盖轻飘飘的延茶杯壁刮上那么几下,悠闲地抿了一口。

这人道:“去把陈良给我叫来”站在厅堂的青年点头答应:“是的,总镖头”

不久,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听闻脚步声,黑脸男人端坐起来。

“张兄啊!我这才回来几天你就天天叫我的,还让不让人休息了”进入厅堂的中年人一脸苦衷的说道。

“不是陈贤弟,我这作为哥哥的不是关心你么,你看看哥哥一个人也喝不下酒啊”黑脸男人笑道(笑声粗狂)

“张兄啊!你就拿你弟弟我开涮吧,喝酒我差点信了,呵呵无非就想了解这镖的细节吧。不过有点你倒说的不假——你一个人喝不下酒,差兄弟我陪你唠唠呢,哈哈”

“还是贤弟懂我心啊,你们兄弟好好喝上一酌”黑脸男人笑道

只见黑脸拉住陈良的胳膊,二人盘坐在小桌上,叫了门丁拿来了酒,厨房上了菜,二人豪饮起来,边吃边谈……

这二人所在之处正是兴隆镖局,那个黑脸大汉正是镖局的开创人张黑五,江湖人称神拳。坐在他下手边的真是局内的四位达官爷之一的陈良。

正在二人喝的兴起之际,门外的仆客上前来:“总镖头,达官爷!大掌柜子说来了一人现在正在练武场,掌柜子还说总镖头务必前往,此人必是总镖头想要的。”

“好好,叫他等着,待我与陈老弟再饮几杯,哈哈!”张黑五大咧咧的笑道。

“唉!张兄不可,蒋寅做事向来不会空穴来风,他说紧急相见必然有特殊事宜,张兄你我兄弟二人去过再饮也未尝不可啊”陈良道。

张黑五不再推脱,与陈良一同径直走向练武场。

练武场上此时已经站了三十来人,其中还有几个十来岁的小孩是镖局内学镖的少童。

“壮士不妨显露二手,带我们总镖头过来再细说也不迟,我们兴隆镖局不同于其他镖局,人数虽然不多,但个个都是英雄好汉,期间不乏练武健身者,想与壮士比练比练!不知壮士意下如何。”说话的人身材不高,胡须留至颈下,戴着一顶毡帽,帽檐下几丝白发清楚可见,眼神漂离不定,一看就是一精明的主。此人正是兴隆镖局的大掌柜子蒋寅。

“好好好,我王民乐意与在众各位切磋切磋。”万民拱手道。

话落。只见一人走到身前,此人身材平均,是镖局的一位镖师。二人摆开架势,对峙起来。王民站立不动,那镖师眼神直溜溜盯着王民,一边以王民为中心转了一周。那人脚下生风“啊”的一声就猛的向王民冲来。

王民见那人冲过来半分担忧也没有,站稳身子。那人几个箭步就冲到自己面前,王民左手抓住那人腰间,右手握住那人肩膀,一个过肩摔把冲来之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那人一阵闷哼,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再次冲向王民。王民双拳展开,与那来人相互搏斗起来,拳法相博。三个回合之下哪位镖师终究不敌。王民一拳击出轰击在那人胸前,那人倒退在地。自是不服输之时,准备起来再打。

“让我来会会他!”声音传来还未见其人,远处张黑五与陈良缓缓走来。说话啊这人正是达官爷陈良。带着几分酒气,他的声音比往常大了几分。“来者何人?”

“在下王民,平遥地界人士,家遇荒几,听闻兴隆镖局天下闻名所闻不如所见,特此前来应岗”

陈良听后不免有些疑惑“那你有什么本事,以前跑过镖么?天下镖局大而名者不计其数,为何偏偏来此?”。

“我是仰慕张黑五的大名,江湖之上都是说张神拳武功盖世,久仰闻名,专门接济天下忠义人士,对外来着皆以客礼相待”王民还记得昨日与老者的对话,多少对这位总镖头心中有所了解,今天面对这样的场合,奉承之词难免。

张黑五听完哈哈大笑“壮士不必多礼,我这位贤弟也并无刁难,我兴隆没那么多规矩,但也不是什么人想进都能进的,镖局以诚信为本,忠义善良的人自然欢迎,这年头难免有些邪恶之徒,对壮士的身份与来历还是要多了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