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木在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身后有灵力波动。

按说偷袭的人,都会想方设法隐藏自己的灵力波动,免得暴露。但是这个偷袭者,却毫不隐藏。

苏木怀疑,他极可能是力有不逮,无法隐藏。

因为他的灵力波动非常诡异,充满了混乱、阴暗、狂暴以及虚弱等等气息,显然是受到了神性物品很深的负面影响。

同时苏木还确定,这个灵力波动并非来自刘鹏的雕像,而是从地板下面突然窜出来的。

遁术吗?

苏木来不及转身,直接将蛟鳞盾激活,一条青蛟的光影从盾牌中飞出,盘旋护卫在他的身后,将刘鹏的雕像也给纳进了保护范围内。

“轰!”

偷袭者的攻势,重重撞击在了蛟鳞盾上面,把灵力所化的青蛟撞的鳞甲纷飞,几乎消散。

如果苏木用的不是蛟鳞盾,而是一般的鳞盾或者衣鱼甲盾,恐怕此刻已经盾碎人伤!

偷袭者的实力很强!苏木心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也不回身,就这么反手发动攻势。

加特林版神火飞鸦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朝着身后诡异灵力波动的方向,疯狂开火。

床板大剑呼啸飞起,砸了过去!

更有数十种无色无味,威力巨大,相互间还能增强毒性的毒药,被苏木一股脑儿释放。

最后他还激活了精卫给的番天小石子。

同一刻,提醒他小心的纯狐月等人,也发动了攻势。

纯狐月的狐毛瞬间出现在了苏木身后,一部分化作软甲将他护住,另外一部分宛如飞剑,激射向了偷袭者。

林剑娥疯狂灌酒,剑匣中的十把飞剑铮铮齐出,一半护住苏木,一半攻向偷袭者。

其余人也纷纷祭出法器,释放法术。修真警员们手中布满了符文的突击步枪也在轰鸣,射出了一片符文子弹。

这一波反击的火力极猛,但是并没能够干掉偷袭者。

那家伙非常狡猾,眼见一击不中,便遁走消失,根本不给众人机会。无论是苏木精心炼制的毒药,还是精卫给的番天小石子,都没能够留下他。

“被他跑掉了,好高明的遁术!”

陈队长咬牙切齿,愤恨不已。

写字楼里的情况着实诡异,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生命学派成员,本想着将其重创生擒,问出点情报,没想到对方竟是溜的这么快。

虽然偷袭者溜了,但众人不敢掉以轻心,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又从哪儿冒出来?纷纷警戒四周。

苏木收起番天小石子,摇头说道:“这人用的,恐怕不是遁术,至少不是一般的遁术。”紧接着在心里面补充了一句:“毒抗还很强,不知道是神性物品的效果,还是他融合的异兽基因的能力。”

原来,苏木在最后刹那转身,虽然没能够看到偷袭者的样子,却有瞧见偷袭者被番天小石子砸中压住。

番天小石子这件神性物品,是能够封印遁术的。这一点,挑战副本里的冰狼雪怪,都可以作证。

如果偷袭者真是用的遁术,那他在被番天小石子砸中后,遁术就会遭到封印,根本逃不掉,只能被镇压在石头下面。

可他偏偏却是成功逃走了……

对于苏木的判断,林剑娥和纯狐月都点头认可。

林剑娥跟着苏木下了不少次副本,见识过番天小石子的厉害。

而纯狐月对于番天小石子的认识,比林剑娥更深、更清楚。因为她在挑战副本里扮演随机boss的时候,不止一次被番天小石子砸过,以至于有一段时间,她看到石子就发怵。

宋雨皱着眉头道:“如果不是遁术,那偷袭者是怎么跑掉的?”

紧接着偷瞄了纯狐月一眼,急忙补充道:“纯狐老师别误会,我不是在怀疑你的判断,就是觉得奇怪。”

苏木也在困惑这个问题,忽然,他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

“玉牌!”

“是玉牌!”

他和纯狐月,几乎是异口同声。

纯狐月看了他一眼,示意道:“你来说。”

苏木没有推辞,道出了猜测:“既然哭泣佛头和掩面天使雕像,都出现在了这栋写字楼里,那块玉牌说不定也在。它的效果,就是能够让持有者,拥有一种诡异且迅捷的遁术,而且是不会被封印的那种。”

宋雨等人大吃一惊:“等等,你说这里也有掩面天使雕像?”

苏木看向刘鹏的雕像,缓缓说道:“你们不觉得,我们这一路上看到的雕像,都是双手掩面,与掩面天使雕像的造型,非常相似吗?”

确实很像,众人齐齐点头。

可是仅凭这,并不足以证明,在这栋写字楼里,就有掩面天使雕像吧?

正议论着,有人发现身边同伴不对劲:“王乔,你捂眼睛做什么?”

“眼睛……有点……不舒服。”

王乔说话的腔调很古怪,缓慢、低沉、生涩,就像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