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将军提醒,不是将军的话,淮肯定会误了军师的大计,如此就是死罪!”

“呵呵,兄弟不必如此,我们年纪相仿,都是自家兄弟,何必如此!”,见郭淮有点愧疚的样子,高干感觉有点好笑起来,出言安慰他道。

见郭淮的表情缓和了一些,高干又道,“再说即使放走了这群豫州大军也没有那么严重,不过是让以后的战役有点麻烦罢了。相比较而言,伯济你的成长才是最重要的,这可是主公亲**代的呀!”

“啊,没想到主公如此器重,这样真是让末将很是惭愧不已!”,一听高干这样一说,惹得郭淮感激不尽起来,当即出言表态道,“请主公放心吧,末将一定会有所成长,不负主公的厚望!”

“呵呵,如此甚好,这样才不会让主公失望的!”,对于郭淮的话,高干很是满意的点头称赞起来道。

于是,两人也不再说话了,各自想着心事,做好他们应该做的事情,坐看豫州的先头部队,从这里离开,坐等后面的豫州大军接近。

很快豫州的十万大军到了他们这里,领头还是大将太史慈,看起来人马不少。这让高干和郭淮很是兴奋起来,就准备等他们进入包围圈之中,下令让麾下的五万大军,用手中的家伙好好招呼他们。

这个时候,审配军师的命令也到了。见两位将军有点冲动,也迫不及待的样子,这个影卫及时赶到,当即冲着他们传达军师的命令道。

“军师有令,请两位将军放过这豫州大军,不要管他们。两位将军只要做好收尾的事情就好,其他的军师自有安排!”

什么,军师怎么会有这样的命令,莫非是另有计划不成?

看这意思应该是让他们俩,等埋伏的大军杀败了豫州大军之后,他们在阻拦他们回城,趁机歼灭这群敌军吧。

一听这个影卫传达的命令,高干和郭淮就忍不住想着起来,很快就分析出原因,也对于军师的想法,猜的七七八八起来。

明白了这些之后,自然让高干和郭淮大喜不已,这样才过瘾,就先放过这群敌军,坐等他们败退而来吧。

“末将明白,请军师放心吧!”,想明白之后,高干和郭淮一起出言领命道。

然后就不管太史慈这支大军的死活,让他们从这里安全通过,坐等他们败退而回,到时候在好好收拾他们吧。

对于这些太史慈自然一无所知,他还沉浸于带着大军追杀朝廷败军的喜悦之中,特别是收到先头部队的汇报说,前面发现疑似并州大军的大部队,这自然让太史慈很是得意不已,他们出城也就是为了这,现在见目的快达到了,自然很是开心得意。

本来就心中得意,恨不得现在就要杀到并州大军的跟前,剿灭他们。又见麾下的十万大军,确实有点太磨磨蹭蹭了。太史慈有点着急,就忍不住出言下令催促大军一下道。

“敌军就在眼前,兄弟们不要在磨磨蹭蹭了,传令下去,大军加快速度,早点追上他们,剿灭这群垃圾们!”

说完太史慈就一马当先,提着长枪,朝前军的方向率先出发。准备带着大军去好好的会一会败退的朝廷大军,争取一战歼灭之。

听到自家将军的呼喊,又见他奋不顾身的当先冲锋,身后的十万大军,自然不敢怠慢。也不知道谁大喊一声了,就见大军紧随太史慈的步伐,朝前军疾驰而去。

“将军有令,大军立即出发,不得有误!”

“将军如此奋不顾身,兄弟们还有什么犹豫,一起冲吧!”

“上吧,兄弟们,前面的弟兄们还等着我们立功的!”

这个时候,逢纪已经和守在太史慈大军必经之路,也是险要之地的郝昭汇合起来。没等逢纪到来之前,郝昭已经下令让麾下的五万大军,分成两队,左右摆开。并且也已经准备好了对付豫州大军的箭矢、滚石、檑木等物资,就等着并州大军过来了。

对于收拾追击过来的豫州大军,郝昭很有感觉,他知道这里是他们必经之地,也十分险要。这些物资正是所需要的,有了这些足够敌军喝一壶的。说实话郝昭现在越来越善于防守,他在防守的道路上,那是越走越远。

在郝昭招呼大军把已经准备好的器械,摆好的时候,逢纪在几个影卫的保护之下,来到了半山腰上,见到这一幕,很是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不由的出言笑了笑道。

“纪原本还担心将军守不好这里,还特意过来帮忙的,结果到了之后,就发现自己来错。这里完全不需要纪的帮助,有将军一个人足矣!”

这声音让郝昭不由得转过头看了看,见逢纪军师过来了,还说出如此之话。郝昭顿时就有点害羞起来,忙不迭的出言谦逊一下,很是恭敬的样子。

“末将见过军师大人,先生严重了,昭不过是瞎指挥罢了,尚需要军师的指点。军师这样说,就让末将很是惭愧。昭能有所得,也全是军师指挥有方!”

“哈哈,伯道呀,这让纪说你什么好。你那里都好,就是不太自信,还很是谦逊,有点不霸气。这一点是你的缺点,将军要谨记,记得改正!”,这样的郝昭,自然让逢纪很是喜爱,不由的多说了两句,也等于是提点郝昭一下。

对于自己的这个弱点,郝昭那是一清二楚,现在见军师给提出来了,自然不敢怠慢。当即出言感谢一番,也跟着表态起来道,“多谢军师指点,末将感激不尽,请军师放心吧,末将必定会好好的改正!”

这又让逢纪很是满意的点点头,见闲叙差不多,接下来就是正事了。逢纪没有过多的耽搁,立即冲着郝昭询问起来道,“不知道将军准备的如何,可还需要什么帮助,或者是需要纪做点什么?”

听逢纪开始说正事了,郝昭的表情为之一变,很是严肃的想了一下,然后才出言对道,“一起都准备停当了,不需要军师做什么的。就是昭担心大军的箭矢会不够,箭矢不足的话,肯定不能有效的杀伤敌人。这一点还请军师多多帮忙,要是能多支援一点箭矢的话,这样末将全部留下敌军的把握就更大了!”

“哈哈,伯道真是个干练之才,怪不得会让正南兄如此夸赞!”见郝昭煞有其事的说出来这些需要帮助的,逢纪忍不住出言笑了笑。这让郝昭有点不知所措起来,不明白逢纪军师这样是何意。刚想出言询问一下,却被逢纪的下一句话给打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