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众观者没人出声嘘唏惊呼,埸面反显得更加沉寂,人人屏息凝气,都在试图寻找那消失的人影。

唯有陆随风非旦没有四处去寻找对方的存在,反而安静地垂闭下双目。对方施展的不过是一种隐身秘法,若肉眼能捕捉到他的存在,也就不能称之为秘法了。

有风掠过,一把幽黑如墨的剑锋随风而至,无声无息地刺向陆随风的背心。毒蛇捕捉猎物的时候,总会伺机而动,精确地把握最佳时机,发出闪电般的致命一击。尤其是出击的刹那,速度更是快得不可思意。

而敖冷月刺出的这一剑,似乎比毒蛇的攻击速度更要快上一倍。在一众观者的眼中,倒映着一道虚影,竟然头下脚上,一抹幽黑的精光,从最刁钻的角度绽射而出。

呛一声长剑出鞘的轰鸣,一道森寒的剑光骤然划向身后的虚空之处;铿锵一声轻脆的金铁交鸣之声暴响,随即又恢复了沉寂。

在埸的观者,只隐隐看见一个模糊的虚影,听见一声铿锵脆响,唯有寥寥数人看清发生了什么至于陆随风的剑是如何出鞘的,在垂闭着双目情况下,是如何精准无误地荡开这必杀的一击,那就不得而知了。

铿锵,铿锵接着又见一片弦目的剑光四方闪射,暴出一连串尖锐刺耳的炸响, 火花银星漫空飞溅。唯见陆随风身形闪动挪移间,时而上挑下劈,滑步斜削,时而闪身横斩,凌空飞刺

一明一暗,上演着看不见的生死时速,远攻近击,贴身搏杀,稍缓一秒半拍,势必溅血当埸。陆随风的衣衫上现出了数道口子,所幸尚未伤及肌肤皮肉,难以想象那一连串电光火石般的惊险搏杀,是何等惊心动魄。

事实上,陆随风从一开始便以气机锁定了对方的气息,所以无须用眼也能大致辨别出对方移动的位置。尽管对方出招时巳达到点尘不惊,无声无息的境界,但她身上的气息,却会在第一时间出卖她的意图,那所谓的隐身秘法巳形同透明。

这一轮交锋,在电光火石般的惊险搏杀中,双方巳是交手了数百招。敖冷月的身形刚一沾地又突然动了,在稍一眨眼的瞬间,有如鹰击长空般出现在陆随风的头顶上端,一剑瞬杀。

叮陆随风以令人惊颤的速度,再次拔剑出剑,精准无误点击在袭杀而来的短剑之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唰唰唰敖冷月此番似已预留下了后手,借着这一撞之势,身形一转一扭,巳诡异地贴近了对方的身体,一挑一削一勾,手中短剑闪刺三连击,快若毒蛇吐芯。

所谓一寸短一寸险,短兵刃摶杀,需要的就是力求贴近对方,缠身才能将杀人技巧发挥得淋漓尽致,令对方的长兵刃受到极大限度的制约。

通常用剑都讲究注重一定的距离,人与目标之间必须保持一定的空间,只有至始至终的掌握好这个距离空间,才能充分的发挥剑术的威力。

一旦被对手贴身靠近,因为剑的长度关系,无论是刺,劈,削,斩都会显得束手缚脚,有些方位角度根本上就变成了难以防范的死角。

敖冷月出手更是阴毒,刁钻,招招致命,皆是对方长剑所难触及的死角部位。精致的嘴角刚掀起一抹残忍的弧度,却骇然发现一柄又窄又薄的剑,从不可思议的角度从她两胯之间突然的往上撩起。

姑且不说她的闪刺三连击是否能重创对方,纵算侥幸得逞,势必也会被这撩起的一剑从中剖成两瓣。这种以命赌命的搏杀,拼的就是一股视死如归的豪勇之气。

悍不畏死不等于不惜命,尤其这种从胯下被破撩成两瓣的死法,对一个女人来说,更是难以接受。所以,敖冷月不加思索的滑步侧身,放弃了必杀的一击,飞速飘移开去。

陆随风却是凌空挽出一朵剑花,剑气如山斩下,气势吞天撼地。堂堂正正一往无前,没有任何花哨虚式,剑剑劈山裂石。

似被这突然暴发的吞天气势所慑,敖冷月竟是不敢正面接招抗衡。双剑隐于肘后,身形连环闪烁移动,意欲摆脱对方剑势的笼罩。却骇然发现已被一股强悍无比的气机牢牢锁定,无论移向何处都是滔滔剑芒奔湧纵横。所有的方位角度都在对方凌厉的剑气笼罩下,所谓的魅影速度此刻巳成了笑谈。

尽管如此,这位青龙门圣女并非那种从温室出来的菜鸟,经历过无数生死搏杀,临场战斗经验何其丰富,虽惊而不乱,当下却出人意料的突然俯下身体,贴地窜了出去。短剑无声划出,直接削向对方的下盘双腿。

一个大美女,竟然以这种蹲身贴地姿势进行反击攻杀,虽不雅,却十分见效。陆随风惊觉时巳迟了半分,剑锋划破裤管,腿上传出一阵痛感,显然巳受了伤。

一击得逞,趁对方剑势微滞之际,一双短剑瞬间幻出一片光华,左右斜削横切,专攻对方腰部以下的部位,连环逼杀快捷诡异。

飘渺踏星步陆随风的身形如波似浪,起伏跌荡间有若星云幻灭,看似险象横生,剑锋偏偏总是擦身贴体划过,每每总是有惊无险,毫发未损。

敖冷月夺得先机,气势飙升,一轮强势的凌厉袭杀,还真是逼得陆随风不得不频频回剑自保,状极狼狈。

陆随风左闪右避间回剑一荡,封住了对方暴袭而来的短剑,敖冷月右手的短剑却是顺势一沉,由下往上一翻,骤然刺向对方肩臂,左手划出一道寒光,从不可思议的角度掠向陆随风的右胸,一招两式,凶狠刁钻。

殊不知,这一招两式的袭杀,竟然还是她惑敌的虚招,整个身子同时滴溜溜的一转,就像蛇一般灵动的窜到了对方的身后,一剑狠狠扎向陆随风腰间命门,一旦刺中,势必会惨死毙命当埸。

然而,这看似必杀的一击,却又诡异的被对方给挡住了,一把看上去又乍又薄的剑,竟是突然弯曲折转在身后的腰眼之间,恰好栏下了这致命的一刺。

敖冷月的脸上闪过一抺惊讶,身形微侧的避开反弹而来的剑刃,同移向左侧,手中短剑退而挺进,由上往下的狠狠一剑扎下。这一剑仿佛像是毒蛇大张着的嘴猛然闭合,要用森冷的毒牙一下扎进猎物的身体。

森寒的剑锋几乎已触及对方的身体,长剑有如一条玉带般的向上卷起,弹射向对方握剑的手腕,扎下的一剑顿失去了方位。同时发现手腕竟被对方的剑脊抽出一条血痕来,若是剑刃,轻则手腕溅血,重则被齐根削断。

这一连串的摶杀快若电闪,双方皆险象环生,招招杀机,式式夺命。战到此时可谓是一波三叠荡,形势仍旧不明朗,胜负之数仍是悬念。

敖冷月的一双美目变得更加冰寒幽深,手中的短剑冷静地往上一挑,奔电般的拨开对方的剑身,同时借这一拨之势往上一抹,闪电般地划向陆随风的咽喉。

这一抹,可谓是刁钻阴毒,正当短剑无限接近对方的脖颈时,却骇然发现一道耀眼的剑刃正横在那里等着。只要他的短剑划过,还未触及脖子,手腕就会被那横着剑刃割断,就好像是自己特意迎上去的一般。

太诡异了这小子像是能提前预判自己的攻击线路,一次或许是巧合,二次三次,猪都不会相信。心中暗自嘀咕一声,不得不再次郁闷地放弃这抺杀对方大好机会。

手中短剑往内一收,在掌心中一转一旋,整个人的重心微微下移,双膝半蹲,突然矮身窜出去,掠出两步,脚下猛地跨出一个大弧线,出现在了对方的另一侧,一抺幽光直向陆随风的肋下猛刺而去。

陆随风右手握剑,下肋部位自然成为了防卫的死角,正常情况下除了闪避之外,根本无法防范。但,诡异的一幕又再次发生了,长剑竟然不可思议出现在的肋下部位。短剑点击在剑身之上,传出一声"叮"的脆响,堪堪贴衣而过。

双方错身而过,重新拉开距离。敖冷月失去了贴身缠绕搏杀的的机会,美眸眯成一条缝,瞳孔中闪烁着幽深的光泽,她的脚步在缓缓地移动着,短剑斜指对方,不断的摇晃摆动着,幽光闪烁。迷惑着对方的视觉,令其无法判断将会从何种方位角度发起攻击。

陆随风长剑一直斜指地面,似若一尊雕像般,不为所动,令对方一时之间,根本寻不到任何出击的角度和机会。

所谓的人体死角,对眼前的这个小子而言,似乎根本就不存在,令人感到有些匪夷所思,但事实的确如此,不由人不信。

双方之间的连番惊险搏杀,没有任何灵力的加持,霸道磅礴,风云色变的气势,有的只是流星奔电般的袭杀和反袭杀,纯粹是仙武道的强强搏奕。未完待续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