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人站在平台边缘位置,他们不知道暴雪为什么会那般笃定,可是他们却相信,暴雪绝不会在这件事上胡说。

既然他已经清晰的描绘出了阵法,幻空和左风都相信,在这平台上就应该存在着一座众人看不见的阵法。

可是就算他们相信,却并不表示能够有办法解决,即便是左风和幻空都在这里,面对眼前这阵法也是一筹莫展。

一方面这种完全隐藏起来的阵法,想要破解已经非常困难,尤其是这阵法还有着强大的攻击手段。

另外一方面,这阵法当初布置的时候,就是以陷阱的方式设置。只有真正将阵法触发后,阵法的本来面貌才会完全显现。而破解阵法的前提,便是要先了解整个阵法的全貌。

好像现在这样,什么都看不到也感受不到,即便是左风和幻空一时间也无可奈何。也许多给他们一点点时间,他们可以通过反复的尝试,以及利用阵法不断的接触,来寻找破解的方法,如今他们却根本就没有时间。

他们陷入了僵局,可是四象盟的人却没有,在幻空有所察觉之前,他们就已经先一步注意到幻空五人的存在。

因为在前行中,会习惯性的观察前方的状况,尤其是在前方出现了那样特别的一处平台,就更加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视野中出现的这五个人,在那平台前方迟疑不前,看起来好像是在等着自己等人一样。四象盟的人却只是一个个心中冷笑,因为在他们想来,前方那帮家伙恐怕是看到自己这边队伍庞大实力雄厚,想要考虑加入进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们四象盟也没有打算给这些人机会,因为他们这一次以如此阵容进入极北冰原,就是为了独占所有能够得到的宝物。他们不打算跟任何人分享,哪怕对方是古荒之地的那些超级宗门。

潜隐了这么多年的四象盟,早就已经做好打算,就利用这一次极北冰原的探宝为契机,向古荒宣布当年那个超级宗门,将再一次君临古荒之地。

这四象盟在古荒之地也算是个异类,当他们将四大宗门结盟到一起后,目标便是击垮夺天山称霸古荒之地。而当他们四个宗门分裂后,却是随便一个大宗们,都可以对他们任意揉捏,而没有半点反抗的意图。

他们四象盟这种诡异的生存方式,竟然还让他们一直保持至今,甚至宗门的门主都换了不只一批,也从来未曾改变过。

眼下的四象盟正是他们狂傲的时候,别说是眼前这个看不出来历身份的小队伍,即便是古荒之地内那些大宗门,他们也没有客气的打算。

“一群蝼蚁简直就是碍眼,待我出手将他们灭个干干净净。”四象盟当中最先开口的,是一名身材有些干瘦的男子,瞧他一身青葱的绿色衣衫,显然是属于青龙宗的强者。

“子午兄今天兴致不错嘛?不过我们既然一起来了,动手又怎么能够少得了我呢。”

这一次的开口的是一个矮墩墩的老者,此人不光身材猥琐,那张满是横肉的脸庞,也着实无法让人恭维,只是看到就会让人感到倒胃口。

老者一开口,那被称为子午的男子,眉头轻轻一挑,便转头望来,同时说道:“刑火老哥看来样子比我还要急嘛,这可不像你的性格。”

那矮胖的老者被称为刑火,此刻听到对方如此说,有些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哦,那这么说,子午兄是不打算让我出手了,不知道这是否算是你的一道命令?”

那穿着一身青色长衫的子午,眸中突然闪过一抹厉色,随即便迅速敛去,同时浮现出淡淡的笑意,说道:“刑火老哥这是说的哪里话,咱们四象盟本就是共进攻退,何来我命令您这一说,事情都是商量着来的嘛。”

话到此处,他的话音一转,接着说道:“既然刑火兄有兴致,那么我们一起动手便是,你们二位看如何啊?”

子午说话之间,已经向着身边的另外两人望去,这是一男一女两个人,女子倒是生了一副不错的容颜,只是眉眼之间却隐隐的会带出几分邪魅的味道,让人看到后会忍不住心生警惕。

反而是女子身边是一名青年人,不仅皮肤白皙,且眉清目秀,年龄大约在二十多岁间。

这一男一女两人都有着御念期的修为,可是偏偏年龄看上去都不太大,横看竖看也不像是修炼了上千年的老怪物。可若是说他们只是修行了几十年就达到现在的水平,却也着实让人无法接受。

听到那子午说的话,这一男一